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叶乐】风经过痕迹(1)

短篇

剧情有bug,别深究,OOC我的

主要为了练习车技 



 序

——风经过痕迹,视线定格画面


RO.1

圣诞,H市,南方城市少见的白雪皑皑,雪花飘了整整一个上午,脚下积雪堆得不算厚,却也可以踩出脚印。张佳乐站在山脚下,通往墓园的路上,零零碎碎只落着几点脚印。


想来,也不会有很多人在圣诞节来祭奠吧。


他撑着伞,雪还在下,看不清天空的颜色,他停顿了一下,转身就走。


极近黄昏的时候,他风尘仆仆地走到其中一个墓地,静静站在墓碑前。


墓碑显得极简,没有照片,没有亲属名,只有一个名字和一句墓志铭——


活着。


张佳乐一直站到天黑。


天色彻底暗下来。


他把一直搂在怀里的黑色封面的册子放在墓前,转身离开。


“物归原主。”


他说。


张佳乐离开良久后,一只修长的手捡起本子,有人曾经夸赞这只手是最美的艺术品,手的主人掀开书页,内页是装订成册的数张照片——


宏阔大气,荒凉惨烈,这是对照片的第一印象——


发出幽幽蓝光的硝烟如雪一般降落在断垣残壁之上。


据说那个蓝光是灰尘的偏光导致,硝烟之所以看起来像染了色,原本的硝烟应该是黑色或者白色云云...


照片上的地点是在一个被战火肆意多年的国家,相册里的每张照片都记录着这个国家逐渐凋零的风貌,战乱横生,民不聊生。


这些硝云弹雨的照片中,却一直有着一个主角,表情或嘲讽,或冷漠,或浅笑,眼神却有如猎鹰一般的锐利。


他像是属于这个国家,又游离之外。


或者说,他属于混乱。


近景,中景,远景,全景,特写……


特写画面把男人的嘴角放大开来,画面中呈现的这个单一的物体形态,使旁观者不得不把视觉集中,近距离仔细观察接受——


嘴角翘起,似乎带着是不明的意味,嘴唇微微张开,烟从嘴角溢出。


这个人,是他。


而那个国家,到现在还处于混乱,却迟迟不显死气。


迟来者把相册合上,转身朝着在山脚下两人走去,其中一人显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另一人首先迎了上去,把手中的围巾递过去,叶修接过围巾,倒是乖巧地戴上。


“解决了?”喻文州,递围巾的男人,问道,一直带着笑意的脸上看不出想法。


“嗯,本来就没什么事情。”叶修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烟,点上。


“没什么事你把我和队长都叫上,我们蓝雨是一级佣兵团哎!很忙的!你倒好,一下子把我们都叫过来,还不告诉我们什么事,现在居然说没什么事!”黄少天爆发。


“年轻人别那么大的火气,圣诞节啊,多出来走走。”


“要你管!我平常全世界跑!喂,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那小子留下的啊,给我看看呗。”


叶修瞥了他一眼,不说话。


“那么小气,小情人的东西就是不一样……”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喻文州抬手熟练地打断了他。


“走吧。”他对叶修说。


“对了,老叶,你怎么认识那小子的?”


“他雇佣我呗。”


“你别扯,谁不知道你叶大佣兵最不喜欢接受协会安排的任务。”


“我心情好。”


“切!”


……


“不告诉他吗,”喻文州伸手取过叶修拿在手里烟,深吸一口,白色烟雾从他口中溢出,熟练的动作不知道已经做过了几次,“你还活着的情况。”


也许是看见了少见的情况,叶修饶有趣味地没有阻止喻文州,答非所问地说:“文州什么时候学的吸烟?这样可不好。”


喻文州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着这被两人同时吸过的烟,烟头一闪一闪的红光在黑夜里尤其显眼,喻文州显然也想过叶修不会乖乖回答他的问题,他苦笑:“我一直会啊。”


“前辈,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


“也是,你好歹是老魏带出来的人,不会抽烟简直说不过去。”叶修从他手里拿下第三次转手的烟。


“不过,年轻人还是不要抢了我们这些老年人的专利了。”


他没有再吸这只烟,反而是在栏杆上把它按灭,随手扔入了边的垃圾桶。


“走吧,这次多谢你和少天了。”


喻文州安静地走在叶修身后,生活在刀尖浪口的佣兵从来不会把背后留给不熟悉的人,但是叶修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一点。


这样的人,不是大意粗神经,就是对自己实力的强大自信。


叶修有这个资本。


喻文州有的时候会想,叶修这样做是不是也代表着信任着他呢?


可能性微乎其微。


永远不要和一个佣兵去谈论信任问题,除非想要自取其辱。



RO.2


“老叶,你怎么和那个小摄影师认识的?”


“人家可不小,比你还大三岁呢。”叶修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很不走心地回答方锐的问题。


“切,他那张脸那么嫩,还以为刚成年呢。啀,问你问题呢,别打岔。”方锐动手把叶修扳回身,“队员之间真诚点。”


“还能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任务!”叶修终于舍得从床上起来了,伸出手臂,挡住了窗口透入的阳光,眯了眯眼,踹了方锐一脚,“去,把窗帘拉上!”


“知道是任务,问的是过程啊!”,方锐嘟囔着,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起身拉窗帘,“要不是看在你是残疾人的份上…”


“谁是残疾人啊!方锐大大我可是听见的,我是受伤,懂吗,受伤!”


“切,你不是老是老子天下第一吗!受伤啊!”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叶修老神地回,“我要吸烟!”


“病人有点病人的自觉好吗!一会老板娘又要吼你了!”


插科打诨后,方锐平时日理万机说不上,也算是很忙碌的,走之前,他突然回头,正色道:


“你以后……放点心,不要再像这次一样了,想想苏妹子,看到你的伤后哭成什么样了,我以前可从来没见过她哭过。”


叶修沉默,方锐叹了口气,“好好休息,兴欣可不能缺了你,还有张佳乐的事你自己想清楚,我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病房里响起一道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


“知道了。”


RO.3


“你是张佳乐?”叶修在索马里的难民招待所里见到了大包小包的雇主。


他捏着网上找到的雇主的照片仔细对比了半天,愣是没认出来面前这个灰头土脸的男人是照片上这个气质忧郁的大摄影家,“你的小辫子呢?”


男人顶着板寸头很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我剪了不行吗!”


“网上不是说辫子是本体吗?”叶修小声嘀咕。


“什么?”张佳乐没有听清,他原本是预定了韩文清做保镖去索马里取景,但是韩文清还在执行另一个任务中,时间赶不上,霸图的副队张新杰出于没有守信,把和韩文清同一佣兵等级,有着佣兵界传奇称号的“斗神”拉来接了他这个保镖任务。


张佳乐虽然不是佣兵,但是他也听好友,因伤退役的前佣兵孙哲平听过霸图和“斗神”间不得不说的那些恩怨故事。


他一开始听说是叶修时,还以为霸图是在开玩笑,直到张新杰把他的新任保镖任务书送到他面前时,上面的白纸黑字才让他知道,这次的任务,叶修接了。


在难民营住了三天的张佳乐,终于等到了他的保镖,期间,他努力地保护着自己一众宝贝的摄影装备,三番两次地逃避着难民的纠缠,最后成了叶修看见时,灰头土脸的样子。


然后,听见斗神的第二句话时,他就爆炸了。


以为是他愿意剪掉他标志性的头发吗?要不是索马里这个地方的情况实在不方便梳洗,他可不希望一趟下来,头发里全是虱子。


叶修把照片和真人对比了好几眼,似乎是满意了,接受了他是雇主的设定。


他刚想扯过张佳乐的包,张佳乐紧张兮兮地护住,“你干什么?”


“看看你都带了什么垃圾,帮你清理一些。”叶修无辜地解释。


“垃圾?!”


“不然呢,你还想着带那么多东西进战乱区和沙漠吗?我可事先和你讲清楚了,你要是真的带这么多东西,那么我就毁任务了,你直接换人带吧。”叶修毫不留情地开口,“大摄影家,你生活安逸不知道生活的艰苦,我们这些人可是无数次在生死来回间走过的人,听不听随你。”


张佳乐听了这一席话,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过这样的情况,虽然他也做过了准备,但很明显,他想的还是太美好了。


他没再反驳叶修,而是出乎叶修意料地,乖乖的把他的大小包,挑挑拣拣整出了一只包。


“这样可以了吗?”他抬头问。


叶修汗,张佳乐只带了水囊和一些必须的生活用品,还有一只单反相机,连半只登山包都没装满。


“也不必要那么少,呃,你这只包可以装满的。”


“是吗!”张佳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出来,叶修看着他毫不掩饰的愉悦,心情莫名也通亮了不少。


“储存卡,CF卡吧,再拿个2张128G的,UV镜,广角镜头拿一个,中焦镜头,嗯,还有长焦镜头……”


“哎哎,差不多了。”叶修阻止了他继续想塞东西的动作,“走吧,最后吃一顿,以后想吃新鲜的可就难了。”


TBC.

评论(2)
热度(81)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