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很忙,更新看缘
叶攻

【叶乐】风经过痕迹(2)

短篇

剧情有bug,别深究,OOC我的

 车技什么果然不存在


RO.4


叶修第一百次被大摄影师叫停,开车门,下车,熟练地找到一块相对平坦的地,蹲下来,看着张佳乐一个人在那里“乱跑”取位。


然后看着张佳乐摆弄着他那架宝贝摄像机不停地换着方位,嘴里念叨了些什么,可惜距离太远叶修听不见。


叶修实在无聊,摸摸口袋,带来的烟已经抽得差不多了,他数着剩下的五根烟,第一百次叹气,决定省着点,把烟又塞回了口袋。


于是,剩下的时间,都盯着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张佳乐似乎尤其烦躁,一直不停的走动。


等他拍摄结束又是几个小时。


“好了?”


“嗯。”张佳乐似乎还有话要说,可看了看他又憋了回去,“走吧。”


叶修麻利地从地上站起来。


“哎呦。”


然后他歪着身子扑到张佳乐身上,张佳乐不留神被他撞在地上,胸口的位置搁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他鬼使神差地伸手捏了一撮黑黑的头发。


“脚麻了。”叶修没有注意他的小动作,解释着说,赶忙从这个很弱鸡的摄影师身上爬起来,“等等,我拉你。”


他站起身后跺了跺脚,感觉好多了后,伸手把张佳乐从地上拉起来。


张佳乐回过神来,不敢正视自己刚刚痴汉般的动作,掩饰般地嘲笑:“老叶你行不行!我要求换保镖了!”


“呵呵,”叶修和张佳乐相处了一周后也摸清了这个炸毛摄影师的脾气,不客气地回,“我行不行你试过?”


张佳乐突然爆红了脸,“卧槽,叶修你要脸吗!”转身气呼呼就走。


“怎么感觉他今天特别不对劲?”叶修挠挠头,不解。


RO.5


叶修第一百零一次被大摄影家叫停,这次他没有找一个地方看着,而是跟在他后面。


“干嘛!”张佳乐回头,恶狠狠地问,“走远点,要是敢打断我的灵感,我要你命!”


叶修不退反进,凭着自己的身手从战五渣摄影师手里夺下相机,“检查一下你一个星期的成果。”


“还给我!”


“别害羞嘛,到时候总要展示的。”


“还给我!”张佳乐的语气已经从气愤渐渐转为了尖锐,尖锐之下藏着其他的情绪,比如:


恐惧……


叶修没有到注意他语气的变化,或者说,他还是和他不够熟悉,以为他只是在害羞。


“还给我!”


张佳乐拿回相机前后虽然只有短短几十秒的间隔,但是大爆手速的叶修还是眼尖地看到了相机的照片数——


1/3


整张储存卡中,只有三张照片。


放在相片开始的一张极为还是眼熟的场景,只要他环顾一下四周,会发现就是现在他们所在的景色。


两个人默默无言。


最后,还是叶修打破了平静,“呃,你换了张卡?”


张佳乐没有说话,他摆弄着相机的几个键,看似很冷静地检查刚刚有没有被叶修不小心按到的地方。


“哎,大摄影家,张佳乐,”叶修喊他,“对不起啊,我就是......”


“不是你的错。”张佳乐打断了他的话,“你也不用帮我找理由了。”


“你没有看错,到现在为止,这一周——”


“我的确一张照片都没拍出来。”


他的表情还是轻松间带着笑,眼底却有着执念,目光里透露的黑暗和消沉让叶修心颤。



RO.6


张佳乐,国际知名摄影师,入圈十年间,曾四次荣获WPP(WORLD PRESS PHOTO)亚军,虽然一直没有得到过金奖,但是谁也不能忽视他在摄影上的才能。


由于东方人脸显嫩以及一身忧郁气质,被粉丝称为“小王子”。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张佳乐为人开朗乐观,就算是四次错失冠军依旧没有打击到他。


而现在,这个大众熟知的阳光“小王子”蹲在地上,周围的气场都是空洞,透露着消极的气息。


叶修烦躁地点燃了为数不多的烟,他可是一点也不擅长安慰的,不过他气哭的人倒是可以装订成册了。


沙漠上无时无刻存在的风掀起他的发丝,沙漠的风夹在这微小的沙尘,带着干燥的气息。


叶修在代步的吉普车旁踱了几步,还在思索着怎么安慰着明显不在状态的大摄影师。


突然,地面的小幅度颤抖根本难以察觉,几乎是同时,他脸色蓦地一变。


叶修一把从后备箱里扯出备好的防风布,然后整个人扑上去搂住张佳乐,用布紧紧裹住两个人。


“趴下,生气的话一会再说,”叶修吐着气,狭小的空间内,他呼出的热气全喷在张佳乐耳边,带出一片嫣红。


张佳乐也知道叶修虽然看着不着调,但是不管是他的名声还是经过一周的相处,让他知道,这个人在紧急的时候不是那种乱来的人。


他来不及收拾被暴露的秘密,低声问:“怎么了?”


“沙尘暴。”叶修轻描淡写地吐出了原因。


“规模很大。”


“来不及走了,只能简陋点避避了。”


他又补充,“一会别讲话,用衣服捂住口鼻,抓紧我了,你这小身板别被吹走了。”


张佳乐顺从地点了点头,两人不再说话。


不说话的时候,张佳乐就注意到了现在的尴尬体位,叶修从背后紧紧压住他,一只手压在他的手臂旁,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脑袋并列靠着,他一转头就能感到压在他身上男人灼热的呼吸。


然而,连一分钟都没有吧,张佳乐就无瑕去顾及这些了,他感到了从头顶的防风布上传来的强大吸力,似乎要把他狠狠刮开,如果不是叶修在压着他,他肯定自己已经被吹开了。


风暴中,张佳乐迷迷糊糊地想,这是要多强劲的大风,才能形成沙尘暴的动力条件啊。他依稀记得曾经看过的一篇报道里写过,沙尘暴的风速可以每秒达到30米,11级风的程度,细沙可以飞起2米高。


他决定原谅叶修刚刚的举动,感谢他没让他成为风一样的男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风似乎还是没有停下的欲望,昏昏沉沉间,张佳乐浑身是汗,两人穿的本来就少,尤其是他和叶修接触的部分,黏糊糊地尤其难受。


“困吗?”除去风声外,张佳乐听到叶修对他说,“困了就睡吧,等过了我喊你起来。”


他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和男人的语气太温柔,脑子里一直紧绷的弦就这么松动了,眼皮渐渐耷拉下,什么时候睡着的也没意识。


RO.7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沙尘暴已经过了。叶修不在他身上了,他翻了个身,一抬头就看到湛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嗯?


手里好像捏着什么,他偏头着一看——


一只手,绝对不会认错主人的手。


张佳乐是摄影师,特点就是有一双发现的眼睛,他在和叶修相处之后,最让他留恋的就是他的那双纤长的手。


虽然有着长期握枪长出的茧,但是茧的存在也没有破坏其中的美感,反而加了一丝沧桑,张佳乐喜欢一切好看的东西。


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这只手夹着烟的样子,连带着这个人也显得几分朦胧之间的感觉。


虽然,叶修本人离他就是遥不可及,他们就像是两条交叉的线,在一个交点相遇,然后越行越远。


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相遇是阴差阳错之下的产物。


张佳乐一直的,有些害怕,这种感觉叫患得患失。


然而,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的内心十分平静,没有刚刚经历灾难的踹踹不安,他扣着这只手,从容的顺着看去,果然,男人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醒了?”他说。


张佳乐呆呆地看着男人,他的背后是金色沙海和蓝色天空,楚河汉界一样分明,闪电般的思绪划过他的脑海。


“醒了可以松手了吧,你一直抓着我,我都不能去整理那些被吹乱的东西了。”


眼睛,可以称为最原始的相机——


视线定格画面。


眼中人脸逐渐朦胧,明明这是个三维的世界,在他眼中已经成为了二维相片中的三维景色了。


相片构图?不重要。


色彩问题?完美的色相,饱和度,明度。


他想到之前一直把自己关在暗室里,反复看反复看,自从半年前就没有拍摄出满意的作品后,他就一直处黑暗中,无论现实还是思维。


是瓶颈。


但是打不破。


于是他来到索马里,世界上最混乱的国家之一,他想找人性,找震撼,但是,一周下来,始终没有找到令他满意的画面。


然后他仔细定格了叶修。


现在,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闪现了光芒。


他记得,医学上有个病例,他不记得学名是什么,但是大意是:人会对和他一起度过危机的那个人,产生一种激素。


而欲望,出发就在肾上腺激素。


艺术,始于欲望。


“叶修。”张佳乐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


“我们做吧。”


“我想看你高.潮的样子。”


TBC.

各位,幻肢收起来吧,今天还是没有车,明天就把我的玩具车拿出来溜溜

评论(1)
热度(71)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