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叶乐】风经过痕迹(5)

剧情有bug,别深究,OOC我的


RO.11


“你真的不去外景吗?”叶修又一次真诚询问已经颓在旅店好几天的大摄影师,“其实不要紧的,那些人也不会一看到人就给你来一发的,况且,遇到的机率也不高啊。”


“不高不代表没有。”谁都看的出来大摄影师心情不佳,心不在焉地摆弄相机。


叶修静了一会,一把拉过人,压着他套上鞋子衣服,把相机塞到他怀里,“走,我带你去转转。”


“喂!”张佳乐被拉着走得踉踉跄跄,“万一出事了呢!小心人家一枪打爆你的狗头!”


叶修停下脚步,皮笑肉不笑,“那我先我亲烂你的狗嘴!”


“卧槽,刷流氓自重啊你!”


“呵呵,睡都睡过,还差这点?”


“要脸吗!”


纵然两人吵吵嚷嚷,但仍谁都听得出来大摄影师的愉悦,这几天什么地方也去不了也憋死他了。


“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雇主大人。”


“看你表现。”


夜里,张佳乐突然问叶修,“你难道不怕出事吗?”


叶修沉默,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习惯了。”


所以说,叶修此人大概很难安定下来。


“我很享受任务,享受刺激。”


和张佳乐此人完全不一样。


“……”


是不一样,张佳乐一直知道。他来到这里,寻找灵感,可他不可能享受这种过程,人们所说的“艺术家都是疯子”,真的可靠吗?


贪婪——失控的欲望。 


欲望导致贪念,他内心中的,灰色的,渴求的在蠢蠢欲动。


不论身体上有多靠近,但真正距离——



无穷大。


Infinity.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出事后,张佳乐的癫狂连孙哲平都看不下去了,他揪住他的衣服,对着他咆哮。


“就算他这一次没死又怎么样!还有下一次,再一次!他是一个佣兵!他的等级直接面临的任务会一个比一个!他指不定那一天就死无葬身之地!”


“你找到他又如何,难道之后每一次失踪你都要这样疯一次吗!”


“张佳乐,你给我清醒点!”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入此门者,须弃所有希望。



RO.12


“……嗯,好,回来给你看。”


“怎么会,为什么这么想?”


“拜。”


张佳乐瞥了一眼打完电话的叶修,这么多天第一次有人打电话给他,让他不由得有些好奇。


“怎么?”


“居然还有人发现你活着。”


“那你不是更惨?都没有人给你通过信吧。”


“我本来就没插卡好嘛!”张佳乐怒,“我在取材的时候不会让人来打扰我的!”


“哦。”


叶修虽然吊儿郎当,但好歹也是兴欣的队长,等处理完上司陈大美女传来的一众堆积的事务后,时间已经指向半夜11点了。


张佳乐还没睡,叶修从椅子上起来,伸了个懒腰,逮住张佳乐往怀里按,“从8点38分我开始工作到现在11点12分。”


“其中你偷偷看我了17次,有8次时间超过5分钟。”


“怎么?有心事?”


“叶修能不能认真工作!”


叶修收紧手臂,任他“扑棱扑棱”挣扎也不放手,像只小鸟一样,他这样想着,嘴角的笑容压抑不住。


“你真有趣。”叶修总结。


张佳乐从来没有见过现在的叶修,眼睛带笑,应该说,他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叶修那么高兴。


他其实对他们现在的关系有些迷茫。


一开始是他先撩拨的男人,没睡到,反而是被睡了,那么定位在炮友的层次。明明没有什么动作,再之后,这个人在他心中的占比越来越重,想要时时刻刻看着,想用相机去记录。而在今天,听到他接电话时,温柔至极的语气,眼神里露骨透露着淡淡地暖意。


他有些悸动。


电话里的是谁?


谁又能让他如此愉悦?


于是,在之后,眼神一直往叶修的身上飘去,没想到被他抓住把柄,之前明明看上去很认真工作的说。


“张佳乐大大,干我们这行的可是对外界尤其敏感的。”


张佳乐恼羞成怒般地扭头,不回应,一回应就坐实了他偷看的行为。


“你想知道什么?”叶修问,“我猜猜,在我处理文书之前的事情,嗯,电话?”


张佳乐一脸惊讶,随即发现自己暴露了。


“真的是电话啊。”叶修笑,“该不会是吃醋吧。”


“靠,你说谁啊!我吃什么醋!”张佳乐炸毛。


“好吧。刚刚那通电话是......”


“我干嘛要知道!”张佳乐掩饰般的表示。


“是,是,我自言自语。”


“电话是我妹妹打来的。”


“你有妹妹?”张佳乐忍不住插话,他对佣兵圈不熟悉,显然被这个消息炸出来了。


“呵呵,”叶修下意识想要嘲讽说,不是不听吗,但是硬生生咽下去,“不是亲妹妹,是我以前搭档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


以前搭档,这个词一出来张佳乐就知道了,就好像他的好友孙哲平一样,他以前是佣兵。


这个搭档......


张佳乐自认为贴心地转移了话题:“啊,那你以前都做过什么任务?”


“咦?”叶修惊讶,“你居然不问下去了。”


“卧槽,叶修你别不识好人心。我真是疯了才会在乎你的感受!”


“大摄影师,我错了,哦,你还不睡吗?明天我们大概就要出发了,今天下午沐橙,就是我妹妹说,今天晚上这些人就撤了,我们赶着明天可以走了。”


“靠,叶修你给我闭嘴,我要睡了!”



RO.13


最后张佳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也许是潜意识觉得这个怀抱令人安心。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穿戴整齐的叶修在坐在床边翻着资料。


“叶修——”


叶修听见声音转头看他,“嗯?才4点多,你要不再睡一会儿?”


张佳乐揉揉脑袋,自从剪了头发后,早晨起来后头发乱七八糟的情况就再没有出现过了,“不了。”


“我们怎么走?”



在行程安排上一向是叶修做的准备,他只负责在一边拍拍拍。


“原本是打算6点多出发,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提早吧。”


等一切准备就绪时,天色刚刚发亮,隔着一个地平线的太阳还没出现就已经发出了光芒,暗色的天空被照亮了小小的一片。


“好看。”叶修真诚建议,“你不拍吗?”


“你以为摄影是买菜吗!看见好白菜就往篮子丢!”张佳乐起床气还没消。


“艺术家的审美总是和我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叶修叹气。


“……”


来接他们的是一个佝偻着腰,头发秃得斑斑点点的老头,张嘴一口黄色的牙,牙缝里卡着星星点点的污渍,让人身心难以愉悦。


“叶修,”张佳乐扯扯叶修衣角,偷偷摸摸地说,“我怎么觉得不靠谱呢?”


叶修的神色透着傲慢,不是对着他,而是面对这个令人不舒服的接头人,感受到他的动作后,他抚下衣角,反手握住张佳乐的手腕。


“你老板呢?”他从来没有听过叶修这般说话,语气间的锋利几乎实质。


老人搓着手,开口露出一口黄牙,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英语让人不畅,“老板已经在船上等着了,让我下来接客人。”


叶修微微退了一小步,只有张佳乐感觉到那抓着他的手,力度大了一丝。


“走吧。”


张佳乐亦步亦趋地跟着叶修,和往常一样,跟着叶修的安排走,只是这一次,他感到了不安。


不是对眼前之人的忐忑,而是一种危机感。


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老人没有说谎,船主已经一切准备就绪了,驾驶着这艘名叫“哥林多”,外表极不显眼的船,没有废话随即就启程。


从红海与阿拉伯海交接处出发,朝印度喀拉拉邦的科钦港口航去,这个港口同时是印度最大的集装箱转运中心。


在那里,兴欣佣兵团会来接头送他回国,同时在那里,他将和叶修分道扬镳。


两条交叉线最终的结果是越行越远。


就算是某一瞬间的交错也无法阻止的线形前进。


张佳乐躺在船舱破旧的床上,叶修躺在他的身后,海浪掀起的颠簸细微地晃动着船,连带着他的心情。


他揪住胸口的衣服,仿佛揪住自己的心。


他想——


风该如何抓住?


TBC.

附图,叶修和乐乐的大致行动方向



评论(2)
热度(61)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