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很忙,更新看缘
叶攻

【叶乐】风经过痕迹(6)

剧情有bug,别深究,OOC我的



RO.14


一路上风平浪静,叶修甚至还拿了一杆鱼竿,悠哉哉地靠在船舷甩下。然后叼着一支烟就是一天。


如此平和的场景,让张佳乐觉得出发前的那一瞬毛骨悚然是自己的错觉。


“快到了。”叶修突然出声。


这是这些天他第一次提到目的地,在这之前愣是张佳乐怎么问也硬是不透露一分。


张佳乐咬牙切齿地回:“你也知道啊!”


“火气太大不好。”


“……喂。”张佳乐的一反往常倒是引来了叶修的侧目。


“我总感觉不对劲。”张佳乐压低了声音说道,目光隐晦地扫过驾驶室。


整艘船除了他们两个“乘客”,就是十来个船员了,有老有少,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老头倒是上船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也许没上来,他又想。


“哦。”


“你这什么态度!”


“问你个问题啊,如果你马上要死了,会有什么感觉?”


啀?这个发展让张佳乐有些呆滞,从唯物主义谈到苏格拉底哲学起源?


“你有病啊!”张佳乐忍不住加大声量。


“我现在没病。”叶修认真地回答。


“……”


也许是自暴自弃,张佳乐觉得叶修隐瞒了一些事不告诉他。


于是,他真的开始考虑这种苏格拉底式问题。


“我挺怕死的。”他抓着船舷的手收紧扣住,苍白的回答出口。


“对我来说,死亡可能不是最困难的事情,我承认我对这并不了解。并不是说害怕死这件事,只是一想到那些曾经触动过我的,死的无趣让我不敢去想象,怕的是被全世界遗忘,而在我没有满足前,死亡就是这种感觉。”


——我心藏瑰宝灿烂如歌,唯有画作可为我吟唱。


这番话从摄影师的嘴中说出,明显是认真思考过的结果,叶修狠狠吸了一口所剩无几的烟头,扔到了海里,渺小之物没有掀起一丝泡沫就迅速被深海吞没。


他转头揉了一把摄影师的头发,一个多月的时间让硬邦邦的短发已经长到了足够柔软的长度。


“放心吧,大摄影师,”他说,“你足以让世界铭记你。”


“……那你呢?”


“活在白骨里的人哪有感觉。”


“大摄影师,记得向北走。”


“还有,活着吧。”


这是张佳乐听到叶修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感到自己被叶修扛起来,从船弦抛下,下降失重的感觉让他胸腔发闷,惯性导致一瞬间供血不足,大脑一片空白。


最后,身体重重地摔落到硬板上,是逃生船的甲板。这艘船,不知何时,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被一个人停在这里,现在,等到了他的乘客。


从四五米的船体抛下,虽然又那么一层软垫,可是没有任何准备,背部还是一阵剧痛,这个股痛感很快就被另一种,撕裂般的绝望取代。


脑海里空空如也,没有考虑,没有思考,他......


他看见,这艘名叫“哥林多”的船在迅速前进,而他,被留在原地。


死机的大脑终于总结出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


叶修,把他扔下了。


这还不是最终的结果,在即将脱离他视线范围的船突兀地停下了,船体突然开始晃动,愈发剧烈,然后——


红焰,黑烟,碎片,蔚蓝色的海面间迸发。由爆炸引起的空间扭转、歪曲,将影响范围内的船体,全都分裂为大块大块的碳素钢碎片。


就是隔着那么远,那么远,带着朦胧蓝光的碎片朝着四面八方……


RO.15


张佳乐在医院呆了整整三个月,病因:眼瞎,肾破,腿残。


“魏琛!你给我滚出去!”陈果将熬好的粥放在床头柜上,把在一旁逼事不干的魏琛赶走,转头看着面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张佳乐,无神的双目没有焦点,她叹了口气,动手把靠背调高,扶着他半躺起来。


“喝点粥吧,我自己熬的,这次......兴欣会负责你的医疗费的。”


没有回答。


张佳乐被救上用的时间其实不长,但是由于他离爆炸中心太靠近了,被炸裂的碎片波及,但用魏琛的话来说:这小子眼睛瞎完全是自己做的。


谁会对漫天的铁质碎片不闪不避?


虽然没有及时赶到事发现场,但是等他们救回张佳乐的时候,这人已经两眼一抹黑晕了。


最后检测出的报告还算安心,眼角有撕裂,应该是被划到的,脚腕肿胀,软组织受损,背部是伤的最重的,断了两根肋骨,差点戳破肾。


倒是幸运。


诊治的医生如是说。


张佳乐出院那天,是工作室的助理邹远来接的,兴欣的人也来了,苏沐橙和方锐两个兴欣除叶修外等级最高的A级佣兵护送,但是人物只是一个张佳乐。


只是一个张佳乐。


他有什么资格呢?


张佳乐已经看到了在接机口等着的邹远。


“走吧。”方锐拍拍他的肩膀,“安全回去后,这一单就over了,总算不用听老林唠叨了。”


“老林?”一个没有听过的名字。


苏沐橙给方锐递了个眼神。


在亲人失踪后,这姑娘也没有消沉,这一次的后续任务就是苏沐橙主动要求去的。


陈果当时很担心她。


“没关系的,果果,他还没做完的事情,我总要帮他做完的。”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算了。”


方锐摆手,“没,我的一个朋友。”


“……哦,不好意思。”


说着,三人已经到了出口,邹远瞧着人连忙挥手。


“谢谢谢谢,辛苦了各位。”邹远一阵招呼,“有没有来过K市,一会请两位吃顿饭吧,感谢你们照顾我们.....”


方锐打断了邹远之后的话,“不用了谢谢,我们马上就走了。”


他看了眼低着头不知道神游在哪里的张佳乐,“而且,照顾他的也不是我们。”


“呃......”,邹远也知道眼前的两人不好惹,纵使外貌多有欺骗,“那我们就先走了。”


他从方锐手里接过旅行箱,准备扯走张佳乐。


不动。


再拉。


还是不动。


他也不知道上司是有了什么问题,但在外人面前也不好问,一时间两人僵持在那里。


然后,他就看见上司问那那两人:“叶修......呢。”


陈述句,也许是他也知道结果,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不知道。”方锐直截了当地回答,“我们不会放弃搜查的,但是,张佳乐先生,你今后不要再和我们沾边,这会害死你。”


“我们不想看到叶修牺牲自己救回来的人自己踏入坟墓。”


“你还有自己的生活。”


方锐和苏沐橙目送邹远牵着张佳乐离开。


的确是牵着。


在说玩那些话后,方锐看见他脸上的血色肉眼可见的退却,脸色像是之前刚刚抢救完的情况。


“老叶...哎,真的是......造孽啊。”


“其实挺好的。”


“大小姐你不担心吗。”方锐苦笑着说,“Great artists are not peaceful men.”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文化了?”


“这是重点吗!”方锐抓狂,“关键那可是叶修啊!叶修!”


“叶修的命确实挺值钱的。”


“只是值钱吗?从他们在布萨阿索出发,一直跟踪到亚丁,为了确保留住他们还专门挑了Deal的日子。这一手的引蛇出洞的确是精彩。”


“……叶修也是,愧疚吧。”


“叶修会愧疚比黄少天住嘴,张新杰不准时睡觉还可怕。”方锐不屑。


“难道不是吗?”苏沐橙说,目光停在手中的手机,“不然,只是一个张佳乐。”


笑眯眯的美女引来一片注目,不知道是什么引得美人一笑。


方锐噎了一下,良久,似是抱怨,似是随意:


“哼,他是后悔一时爽,差点进火葬场的也是他。哦,不对,水葬场。”


“是啊,所以我很生气。”


“嘿嘿,苏妹子心疼了。走,找老冯要去奖金去,别白白便宜了他。”


TBC.


我心藏瑰宝灿烂如歌,唯有画作可为我吟唱。

死亡可能不是最困难的事情,我承认我对这并不了解。

Great artists are not peaceful men.

以上都来自《Loving Vincent(至爱梵高)》


原本剧情是已经定好的,但是昨天去看了《Loving Vincent》,电影里的对话给了我另一种有关艺术的感觉,连夜修改了结局,导致篇幅加长。

实在是触动很大,想把这些话加进去,原本想改一下的,但是怎么改也改不出原本触动我的韵味,咬咬牙把原句写了上去(如果介意的话,评论,会改)

强烈安利这部电影,可能影院的排片不是很多

ps:情怀片,想看剧情的姑娘就绕道吧,但是冲着第一部油画电影就很有看头

评论(2)
热度(72)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