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很忙,更新看缘
叶攻

【叶乐】风经过痕迹(7)End

剧情有bug,别深究,OOC我的

此章有雷有狗血,不喜勿入


6500爆字数,应该是两章,但是之前说了好几次完结,干脆合并了

看在字数,求求蓝手红心



RO.16


“这一届哈姆丹国际摄影奖的桂冠最终是——”


“呼,”张佳乐呼了口气,走出这迪拜王储设置的奢华宴席,留下助理在里面应酬,自己先离席,逐渐地,耳边觥筹交错的喧嚣声远去。


终于清净了。


关于今天的颁奖,他已经可以想到明天的大标题了——


“华裔摄影师时隔两年,高调重返摄影届!”


“哈姆丹摄影奖由Zubaidi摘得桂冠,华裔摄影师又一次惜败。”


“知名摄影师张佳乐又得第二为哪般!”

虽然知道媒体为了博人眼球会故意造出这种效果,虽然说他也应该是习惯了......


但是,不爽啊,很不爽。


住宿的酒店已经在眼前了,张佳乐加快了步伐,想着快点回到房间睡一觉吧。


等电梯的时候,张佳乐刷着手机,父母和一些好友都发来庆祝信息,张佳乐一条条点过去,回复谢谢。


电梯从负一楼上来时,里面有人了,张佳乐礼貌性地对里面的白人男性点点头,按好楼层,低头继续回复。


当硬梆梆的东西抵住腰时,张佳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种触感带来了一种熟悉,在两年前的某两个月里,他曾经近距离可以天天把玩这样东西。


现在,冷冰冰的枪口就像电影里表现的挟持一样,控制住了一个人质。


“出去。”身后的男人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到,电梯到了男人摁的楼层。


两人在监控内看来就是亲密地一前一后地出去,就是靠的有点近。




房间。


张佳乐到这个房间后就被绑在了椅子上,一共有7个人在内,领头的坐在正对他的沙发上。


其中一人拿着一张照片放在他面前。


“这是你拍的吗?”


面前的照片主题是一张侧脸,背景是黑夜间的废墟。


这是他这次参赛作品中的一张。


也是,这组套图中唯一一张有人物出现的照片。


叶修。


叶修。


叶修。


这个名字现在读来,左胸肋骨下三寸处依旧隐隐作痛。


好久了吧,好久没想到他了。张佳乐恍恍惚惚地甚至忘了现在的情况。


“噗。”


被人摁着打了一拳才回神,“小子,问你话呢!”


张佳乐感觉右脸剧痛,肯定肿了,他想。


“是。”


对面的人似乎很满意他的配合。


“是你拍的吧?或者说,这个人,你认识吗?现在在哪里?”手指指着这张侧脸。


张佳乐沉默。


“老实点。”他们威胁。


“我不知道。”张佳乐这么说,他没有说出来的——


他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是他的墓在H市,我知道。



一年前孙哲平甩给他的墓地地址。



“别自讨苦吃!”对面的打手蠢蠢欲动。


“我不知道。”


他当时还是不敢相信那个人真的是死了。



“砰——”椅子随身体的倾倒倒地,腰部的剧痛让他咬紧牙关。


“说不说?”脸被强硬地扳回来,粗糙的手指掐住下颚。


“我不知道。”


他喘着粗气,喉咙间有血腥味。


肚子又被狠狠碾压,眼前一片金光


“咄咄咄——”轻快的敲门声响起。


房间里面的人似乎一愣,几个人对视一眼,先把张佳乐给解绑了,不留痕迹地压在两人中间,“给我安分点。”他们警告。


首领男子挥挥手,指使两个人去看。


两人没在猫眼里看出什么,小心翼翼地打开门。


“砰!”“砰!”一前一后两个声音从门庭传来,之后就是关门的声音。


没等反应,然后张佳乐就看到了一个已经判定是死去的人。


“哟!找我呐!”叶修被两个枪口指着,面不改色地继续向前,“不用麻烦我的摄影师了。”



RO.17


“喂?老冯啊,来接人吧,你期待已久的5星逃犯。”


“什么?我没惹事啊。”


“嗯嗯,好了好了,回见!哦,对了,奖金打到我们兴欣的账户。”


叶修处理完一屋子人,用绳子狠狠绑住他们,然后把张佳乐从沙发上抱起,“啧,怎么这么轻?”


“去哪里?”慌乱中,相遇后的第一句话脱口。


“帮你上药。这里没有,现在到我房间去拿药。”


“……”


“张佳乐。”叶修在他眼前挥挥手,“怎么了。傻了吗?”


从进门到现在张佳乐一句话都没说,让叶修觉得很不对劲。


“谢谢你救了我,我该走了,药费我会给你的。”张佳乐起身,不冷不淡地说道,头微微低下,发丝遮住了眼神。


“……”


张佳乐准备离开,他不能再待下去了,他不知道是该高兴叶修还活着,还是该愤怒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最重要的是,那些话又会回绕在耳边——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是他被叶修按住了。


“除了感想,你没有其他话说了吗?”


“……”


“没了吗?”叶修逼问。


他靠近一步,他就后退一步,直到把他逼到墙边。


“没了吗?”


“那你要我说什么!”张佳乐突然抬头,右半边脸有些微肿的他现在的表情扭曲得让人发笑。


“我该说什么!你和我不过就是前雇佣关系,关心你的,和你有关的人一大把一大把,你还找我干什么!”


“难道要我告诉你我喜欢你!然后等着所有人都告诉我,你和我不是一个世界!”


“你要我怎么办!”


“不是。”叶修突然开口。


“什么?”张佳乐没有反应过来。


“别人的想法又不是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怎么想?”


“我说的是,我也很喜欢你啊。”



RO.18


“说明白之前到底怎么回事。”


“……有些说不出口啊。”


张佳乐终于知道了之前所有的前因后果。





“张新杰?”叶修曲着腿坐在窗台上,对光擦拭他的佩枪,就听到这么一个消息,差点从窗台上栽下来。


“我也很奇怪。”陈果举着手机,一脸不信任,“你是不是又去霸图地盘上挑事了?”


“老板娘给我点信心好吗,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叶修哭笑不得,把枪放回枪套,翻身下地,“电话给我。”


叶修拿到手机后,不客气地“喂”了几声。


“叶修?”


“是我。”


“是这样的,有一单任务......”


陈果担忧地看着叶修整理行囊,说是行囊也不过是几件换洗衣服和一些武装。


“你真的要去吗?”她问。


“好不容易有消息了,当然要走一趟了。”


“那……霸图的那个委托?”


“顺带。总要有一个由头,这不是正好吗?”


“那万一他们没去呢?”


“怎么会?”叶修勾了勾嘴角,嘴角露出一丝嘲笑,“我的命啊,那么值钱。”


怎么可能放过?


“……”陈果沉默,她一直知道他是一个执拗的人,认准了方向就不会回头,但是想到其中的危险性,她还是忍不住多嘴,“那,那个委托人呢?我的意思是,万一真的正面对上?”


叶修抬头看她,神色似乎很惊诧。


“委托人?”他失笑。


“不过是一个摄影师。”


“而且,任务失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就算是我,也有失手的时刻。”


陈果心里一阵发寒,她似乎一直对这样的事情很抵触。


她想,还好,还好,她和他不是敌人,还好她有着他的信任。纵使是身在此道多年,但是每次遇到这种“必要牺牲”的时刻,她还是会恐惧,也许还是太天真吧。


无论是叶修还是兴欣的其他人,都是直接或者间接造成了无数人命,在这些游离在灰色地带的人来说,生命已经仅仅是几个数字的概念。


他们这种人,很难抽身吧。


陈果看着叶修离开,想着怎么和外出任务的苏沐橙交代,她想不到的是,几个月后的重逢,那个在她心里的斗神叶修,居然是横着回来的。




RO.19


到达亚丁城后的那通电话,张佳乐没有听全,在他注意之前还有一些对话。


“Anonymous那帮阴魂不散的。”苏沐橙的口气很平静,但是就叶修对这姑娘多年的了解,是心里真的恼火了。


“确定是他们了吧。”


“不然还能有谁?”


“那我走一趟也是值了。”


……


“就这些了,你自己小心点。”


“我知道。”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兔子急了也能咬人,更别提这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组织了,就算现在只是面对苟延残喘的逃犯,叶修也不会轻视对手的。


“对了,那个摄影师呢?”


“人家有名字。”


“哦哦,张佳乐对吧,相处的怎么样?国际摄影师呢,你多学学他的技术,等回来教我嘛。”


叶修一听就知道苏沐橙开始调笑他了,“好了,只会自拍的人学什么啊,”语气虽然这样,但是熟悉的人都听得出里面的不同。


“回来给你看。”


”说好了!”


说好一定要小心,活着回来。


“当然。”


叶修准备挂掉电话时又听见对面的姑娘说:“我感觉......你变了。那个摄影师给你的影响很大吗?”


叶修一愣,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怎么会,为什么这么想?”


“算了,等你回来......“苏沐橙留下耐人寻味的空白,“拜拜!”


叶修顿了顿,道,“拜。”







“叶修!”


伤痕累累的男人终于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就是趴在床边不肯离开的苏沐橙。


职业原因,就算是睡着的佣兵也不会降低警惕,所以在叶修刚刚有所动作,苏沐橙就被惊醒了。


抬头,对着那双眼睛,苏沐橙的眼眶一瞬间红了。


“哎哎,”叶修向来对她没辙,更别说这种情况了,“我不是还活着吗?”


等兴欣一众收到消息赶来医院后,叶修还没有哄好人,也许是这次的情况太危险,让苏沐橙到现在也在后怕吧。


“老叶你不厚道啊!”方锐第一个开始谴责。


“我躺了多久了?感觉骨头都要生锈了。”叶修闪烁其词,假装听不懂。


“叶修你别转移话题!”陈果看他还是一脸不知悔改的样子,气道,“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因为你的事……”


“老板娘冷静。”叶修无奈,“我也没办法啊。”


“没办法?原来计划里有让你搞一身伤吗?”


不就是一个摄影师吗?当初出发前你自己说的话你还记得吗?陈果想,但是这句话说不出口。


……


花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几人安顿好,其实还是靠装可怜,最后是看在他刚刚醒的面子上没有多和他计较。


大家也都有事,呆了一会各自散去了。


最后是乔一帆留下来看护,魏琛和方锐极力争取,但是陈果等人怀疑他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苏沐橙也要去休息,就留了他一人。


“一帆啊,我到底睡了多久?”叶修想到之前没有答案的问题。


“有大半个月了,刚回来的一个星期全在重症监护室,前辈,我们很担心你。”乔一帆的神色现在还带着惶惶。


“怪不得。”叶修笑笑,似乎完全没有把这点伤放在心上,“比想象中的好,以前伤的更重都有。”


“对了,那任务交了吗?”


乔一帆看叶修的脸色,似乎真的只是随便一问,他有些迟疑:


“嗯,方锐前辈和苏沐橙前辈亲自送张......呃,那个雇主回去的。”


等了好久没有回复,就在乔一帆以为这个话题过去了,听到传来慢悠悠的一句话:


“哦,那他一定很荣幸了。”


乔一帆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他知道,当时前辈是不需要受伤的,或许只需要牺牲张佳乐一个人,就可以做到毫发无伤地离开,并且结果掉那一帮残余的孽党。


对他们来说,如果选择,一个与他们毫无关系的人自然是无足轻重的,在佣兵界,屡屡毁约的例子也不少见,他们不是什么正义联盟,不是拯救世界的主角,在这些灰色人群中,所谓正义或许还不如一箱黄金来的重要。


除非......那个人对他的意义不一般。


“哎,等出去要让关榕飞加把劲了,啧,这炸弹也太灵敏了,那些货色的货都比我们兴欣先进......”


乔一帆汗,似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你真的不和他说?”


叶修抽着烟,坐在窗台上,思考人生状,对魏琛的话表示冷漠。


魏琛没有打住,依旧“孜孜不倦”地说:“我可听说了,那摄影师为了你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啊。”


“厉害了,居然会说成语了。”


“你妹!”


过了一会,魏琛又凑上来,“你说实话,你怎么办,我看你……不一般啊,谁能让我们叶修大神舍身相救啊。”


开始的语气很严肃,但后来还是绷不住了。


叶修乜斜了一眼,“你很关心我的私生活?”


“当然,我们可是队员,对吧!”


“那以后他的消息你都给我注意着吧,要是出了什么事......”叶修不坏好意地停下了。


“我艹,要脸吗!那可是你的小情人,不是我的!”


“我们是队员啊!”叶修呵呵,“要一起分担啊。”


“呵呵。”



RO.20


“所以,大概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张佳乐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他现在脑子乱哄哄的,叶修没死的狂喜,知道真相的复杂,还有一些难言的感觉感情……


“那……”他搜刮肚肠,努力想找个话题接下去,开口喉咙却是像卡住了一样发不了声。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你怀念的,你放弃了的,放在心里的,总要到最后再给你狠狠的一击,烟花一般绚烂过后一地残灰。


他以为,他的感情最终会被时间晾干,记忆有容量,会老去,毕竟斯人已逝,尘归尘,土归土。在孙哲平之后他也明白了那个道理: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他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叶修?


明明才相处了两个月不到。


心理学家表面,人在处于紧张,心跳加快的情况下会更容易产生爱情。而他是否是将两人在极端情况下产生的压力错认为心动,这样是否他所谓的感情都是一场错觉?


他不知道。


所谓的真爱也不过是多巴胺分泌的产物而已。


心理学也说,对一个人有好感最多存在四个月,一旦超过这个期限,那就是爱了。


细数相遇2月,再重逢2年。


好在他还是找到一个问题,“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叶修也在等他开口,听闻,“谁让你把我的照片拿出来了呢。”


张佳乐这才恍然。


“全球性的参赛作品,不怀好意的人当然会注意到你了。”


“你以为我之前让我们的人注意你的动向是随便说的吗?”


“你怎么说也是被我……连累,我可是很负责的。”


张佳乐声音发紧,“是吗?”


“你也不用担心了,今天之后,再也不会有人会打扰你了,这些人找你也是最后的孤投一掷,”他冷声,“苟延残喘的老狗们。”


张佳乐想问,那你呢,你也不会再来打扰我了?


木槿花朝开暮落,永远等不到盈月;蜉蝣一生朝生暮死,九死无悔。


他就是怂,他就是说不出口。


就像薛定谔的猫,他怎样也不想知道那个答案。


喜欢一个人,始于影,陷于蠢,迷于贪。


就这样吧。


他想。



“我走了,谢谢你。”他说,假装没心没肺,“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再麻烦你了。”


他又说,“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但是如果是道歉的话,没关系,就算我原本不在你的计划内,最终的结果还是你救了我。是我拖累了你,不是你连累。”


张佳乐起身的时候,扯到了伤口,嘶得轻呼一声,他没有停留,也不敢回头,径直走向门口。


离开。


逃离。


“张佳乐,你真的这么想吗?”


男人在他身后开口,一句话像是那咒语“统统石化”,然后,他被定在地上。


“我为什么要来找你?”


“我不是开慈善组织的,还搞什么售后服务。”


“我为什么要叫人注意你。”


“我为什么要在当时先让你离开?”


“我……”


剩下的话被突然转身袭上的男人打断。


他说,“最后一次。”


最后再跟着自己的感情疯一次。


天雷勾地火,干柴遇烈火。


所以说,男人间没有什么事是来一发不能解决的。



RO.21


“你的品味真奇怪。”


“你的也不敢恭维。”


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叶修想掏出烟,以前在索马里可没有这个条件,现在有条件可惜拿不到,胸前趴着一个大男人,让他不敢乱动。


“喂。”


不动,不动。


“我要去厕所。”


不听,不听。


“哎。”叶修叹了口气,“张佳乐小朋友,多大了,我是瞎了眼才看上你了。”


“那你干嘛看上我。”闷闷的声音传出。


“我怎么知道,”他做思考状,“你一直得第二的不屈的灵魂感染了我吧。”


“你妹!”


张佳乐也不是想一直赖在他身上,但是......腰和某不能言说的部位都是一抽一抽地疼,导致他不敢乱动。


男人的话根本不可信!


张佳乐乱开地图炮。


叶修蓦地一笑,眉目舒展,流盼化清旖。瞳孔里的光亮,只余下纯粹的愉悦。


张佳乐听见笑声,抬头就见,不由得一呆。


叶修温柔地搂住他,每一个动作都让他觉得自己是被珍视的贵宝。


“我就是喜欢你呀。”


“从你第一次和我说起你的作品的时候,你让我觉得,生活是可以如此鲜活的。”


“这就是人的通病吧,喜欢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张佳乐也笑了,他向来是一个心大的人,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他会觉得之前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爱你。”


“既然,我花了两年等到了你,现在我会再等到你爱上我。”


END.


之后可能有番外,可能会大修,谁知道呢,摊手

 下一个坑大概平安夜见,《国王》正在缓慢码字中

评论(4)
热度(98)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