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很忙,更新看缘
叶攻

【叶all】Sleeper(1)

1.除叶修外全员公主向(非性转,只是一个称呼)

2.一盘很大的棋

3.脑洞有来源,资料基本来自百度

4.架空,童话向

 其他雷点有待补充,不喜者勿入


PartA-叶张 Princess Snow(1)


“铛——铛——”


位于城池最高点的钟声敲响。


零点。


基督弥撒。


意味着狂欢正式开始。


这个世界,每个王国,每一领地,每一条街,组织的声乐队奏起圣诞贺曲,男声,女声还有童声交织回荡在大街小巷,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乐,邻里间相互拥抱交换祝福。


“Merry Christmas!”


天真无邪的童声乐团在礼拜堂歌唱:


“Silver bells

Silver bells

It's Christmas time in the city

Ring-a-ling

……

Children laughing, people passing

Meeting smile after smile

And on every street corner you'll hear”


整个王国陷入狂欢,空气中浮动的都是欢愉气息。


张新杰被吵醒了。


在游行的乐队经过城堡时。


他慢吞吞地从这张在他看来过分华丽的床上走下,站到窗口,居高临下地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城镇。


被打破生物钟的困倦,以及过分喧闹的乐队发出的噪音,让他的头脑剧痛,像是被撞成脑震荡,耳边回荡有嗡嗡耳鸣声。


这座城堡内也有隆重的庆祝活动,但是张新杰没有全程参加,在11点过后,礼貌告退后,便回到了分配的房间等待入睡。


果然,不是自家的定制的房间,隔音效果就是那么差。


换成在他的王国内的房间,就算是在门口敲锣打鼓,声音也穿不进。


他按住太阳穴顺时针开始按摩,试图减轻自己快要爆炸的大脑的痛苦。


敲门声响起时,大脑还在轰轰作响,内存条显然不够反应。


等他注意到时,敲门声已经没有那么温和了,急促的声音让他莫名想到啄木鸟,有些发笑。


快步走去开门时,脚步踉跄一下,小腿竟有些酸痛,大脑神经出错导致的痛感失调吗?张新杰暗想。


没有时间去仔细思考,张新杰先把这个念头置之脑后,在他拉开门的一瞬间,门外男人敲门的手还停在空中,似乎是因为开门的突兀,没有收住动作。失控的力度,可见男人的急迫。


看到人后,叶修很是自然地把手放下。


“我还以为你已经被痛晕了呢。”信手拈来的垃圾话。


这要是黄少天,一定会不顾头疼,和他辩论上三百回合,最后可能发展成真人PK;如果是王杰希,一定不会在意他这么一两句话,轻描淡写地跳过,直奔主题;如果是周泽楷......叶修一般不这么和“可爱”的后辈说话,倒是江波涛会笑眯眯地回一句,前辈说笑了。


但是面前的人是张新杰,他会用一种十分严谨的态度来面对不符实的问题。


“不会的,根据近年来对这项工作的报告,以及结合了我自己体检数据来说,这种程度的【Impact】是无法对我造成‘昏迷’这种程度的损伤。”


“暂时性吧。”叶修笑意不达眼底,“他们倒是一直说我最爱糟蹋自己身体。”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张新杰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但是他只能沉默,两人一个在房内,一个在房外,隔着一扇大开的门,谁也不想退让。


最后还是张新杰在对视中败下阵来,移开目光,“我有推算过,在会议期间是不会有问题的。”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你可是张新杰啊。”没有疑虑的接话,就好像他真的信了一样。


“那我问你,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叶修又问。


张新杰愣了一下,一时没有转过脑筋,“时间?”


“对,时间。”


叶修不会平白无故问出这种问题。


他在心里估算:从被吵醒,零点的庆祝游行的声音,他在窗口站了大概......大概,张新杰讶然,他居然记不起来自己具体站立停驻的时间,好像只有十多分钟,又好像.....


“1点多吧。”他最后还是预估了一个时间。


“1点?”叶修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不,现在已经6点39了,我在六点半敲了你的门,我以为我会在半夜闹你吗?”


“不可能!”张新杰脱口而出,发现自己的失态后,他低头推了推眼镜,掩盖眼中的震惊。


再一次抬头后,又是那个冷静自持的男人。


“我醒来的时候,是零点,根据乐队经过的路程和速度计算,到王宫的所需的时间大概要半小时,所以,我真正醒过来的时间是零点三十左右,这么说,难道我就一直站了......”


他越往后说,声音越是低沉,最后,沉默。


“你也发现了吧。”叶修说道。


“……”


离开窗口时身体不自然的僵滞,腿部和腰背间难以描述的酸痛,这些不正常的地方,一一浮现在他眼前。


“还有两小时二十一分钟会议才开始,”叶修低头看了看表,“哦,现在是两小时二十分了。”


“要不,你再睡会儿?”他好心地这么建议。


“睡不了。”张新杰苦笑,脑内崩裂似的疼痛撕扯着神经,虽然在接触叶修之后减轻稍许,但是想要在这种情况下睡着还是天方夜谭。


叶修显然对这种情况轻车熟路。


“我陪你。”他不由分说地把他推进了房间,踢掉鞋子翻身上床,张新杰这才注意到他穿着一身睡衣。


他拍拍身旁的位置,“我陪你睡。”


想了想又补充,“你可是这次会议的主要发言人,全靠你和文州他们了。”


张新杰抿了抿嘴。


文州……


喻文州。


这么熟悉吗?


他甩掉脑子里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也不再踌躇,跟着慢慢挪到了床上。


身边的男人是彼此熟知多年的朋友,比不得生死之交,但算得上情投意合了。在躺下后,令人安心的味道突然就包围住他,张新杰一惊。


“别多想了,为了帮你更好恢复,咱们没多少时间了。”叶修理直气壮地抱住他。


张新杰和他的交情有好多年了,哪能不了解他,稍稍不自然了一瞬,就放松了身体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


脑中的剧透渐渐平息,他松了口气。他们一圈的人早就被黄少天大肆宣传过,叶修此人堪比大型镇静剂,只可惜各种阴差阳错之下,他虽然和叶修相熟,倒是从来没有机会体验过被抚慰的感觉。


这是第一次。


虽然环境让人松懈,但是该问的还是要问的。


“你怎么知道我【沉睡】了?”


叶修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我还以为你不问了呢。”


“是王杰希。”他爽快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也【沉睡】了?”


“嗯。”叶修现在想到当时的情况还是眉头紧皱,“他的国度可是有体外抑制的方法的,连他都……好在,他还有意识的时候来找我了。”


“等我们都醒了后,我是被王杰希逼醒了啊,然后就发现发现六点你都没有下来,自然而然就可以联想你的情况了。”


当时的情况,在六点二十多的时候,除了一些醒的比较晚的人,大多数人都已经醒来了,这个时候发现张新杰都没有下来,叶修和王杰希对视一眼,想到了自己(对方)的情况,叶修心头一跳,和喻文州说了一下情况,就马上去敲张新杰的门。


但任谁也没有想到,张新杰的沉睡已经如此严重了,连续几小时的没有意识。


其实,张新杰由于他王国的性质,应该是最容易出事的人,但问题就在他这个人身上,不是叶修那种永远不会倒下的强大,而是一种安心。


谁也没有想到,包括叶修。




王城修道院的时钟敲击9下。


铛——


九,有德之人的灵魂之数,圆满数字3的圆满形式,《圣经》有九级天使,大阿卡那牌正位第九——智慧结晶及绝对纪律之隐士。


礼炮轰鸣,王城居民列于主道两旁,欢呼声不亚于昨晚。


于盛典欢庆中,7辆马车缓缓驶入,带着使命——


最符合神的安排。


最完美的数字。


以及,好运。


德高望重的年长神官站在王宫门口早早铺上的红毯一侧,宣读来使:


“来自埃尔塔尔王室议者,封号为白雪的公主殿下。”


第一辆马车停下,带着白手套的侍者恭敬地站在车门处,里面的人没有拖拉,却是直接略过了侍者的搀扶,径直下车。


张新杰一身白色带金边的礼服,金丝眼镜显得温文尔雅。


神官上前一步:


“来自埃尔塔尔的白雪公主,鄙恭候已久。”他这么说,身体微微向前倾斜行此礼,这是对皇室成员的尊敬。


纵使是那国王一手牵控的傀儡者。


张新杰神色不变地随着引路人走进了这座金碧辉煌的——


牢笼。


TBC.

7在西方国家代表幸运数字

历史学家们表示,数字7在西方国家被视为幸运数字,是由于它在《圣经》里频繁出现。 

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宗教研究与历史系教授大卫·弗兰克福特尔说:“数字7在公元前的最后几百年代表‘完美’。 

一些由几个7组成的东西的意思是:它符合上帝的安排。 

弗兰克福特尔表示,一些人相信数字7会带来好运,只是人们想在世界上拥有部分控制权的一种方法。


平安夜祝福!提前祝圣诞快乐!

晚上也许还有一更~

评论(5)
热度(99)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