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叶all】Sleeper(2)

1.除叶修外全员公主向(非性转,只是一个称呼)

2.一盘很大的棋

3.脑洞有来源,资料基本来自百度

4.架空,童话向

 其他雷点有待补充,不喜者勿入


PartA-叶张 Princess Snow(2)


在很久很久以前。


是的,孩子,这是所有童话故事的开始。


幼小的孩子坐在宫廷里的老佣人身边,纵使是必须早熟的他,少年人谁不向往着传奇,这些骑士与龙,商人与魔鬼的故事,让孩子的眼睛闪闪发光,他幻想着未来。


他不确定的未来。


直到未来的他碰到了另一个传奇,他想起少年时这段幻想,眼神已经没有了任何多余的波动。


那个充满阳光的午后,他撑着下巴,坐在花园的台阶上,听着老佣人一字一句地讲述着宫廷外的市井故事。


这个老妇人这座宫殿里,对他毫无目的的人。


孩子的直觉总是那么灵敏准确。


再后来,没有后来了。


老佣人消失不见了。


孩子懂了。


他不再去接近他人,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公主”。


令人嗤笑。


为什么是公主?为什么是他?他不是个......男孩子吗?


有一天,孩子终于忍不住寻问,那是国王心情很好的时候,就算是想要知道答案,他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开始利用时机。


尽管这一次的成效不佳。


他第一次得到酷刑,也是最后一次。


国王,是国王吗?


痛晕过后,孩子在半昏半醒间,他感到有人在抚摸他的额头。


“你是我在千万人间挑选的最满意的‘公主’,不要让我失望。”


国王对张新杰是慈爱的,就好像是真正的父亲一样,一个午后,他透过玻璃窗看到小小的男孩不顾礼节地坐在台阶上,抬头听着一个老佣人说话。


国王眯了眯眼。


他需要更好的教育。


他微笑着对自己的管家说。


后来,那个孩子就往着他所期盼的方向长大。


和他的国家一样,都是由他规划的人生。


国王很满意。


只是后来他笑不出来了。





“所以,这就是你6点起床,11点睡觉,以及严格执行分毫不差时间表的理由吗?”


叶修冷漠。


“不,我只是想知道,‘公主’的意义。”


“你觉得是什么?”叶修笑,反问他,那个明明比他大不了几岁的男人,不,甚至称不上是男人,青年,他看向高高的房顶,老气横深地说,“你还是太小了。”


“……所以,不告诉我吗?”


“你太小了。”叶修重复着这句话,“你有这样的知之欲我不反对,但是,你的身体不允许你这么早知道。”


“你太小了。”


那是15岁的张新杰第一次以Snow White的身份参加七国会议,第一次遇到叶修时的对话。


至此之后,张新杰再也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两人似乎很有默契地避开了它,但是他在等,等叶修亲自说“不小了”的那个时机。


一晃十年。





“所以,你这次为什么不逃了?”


马车内,张新杰的端坐和叶修似烂泥一般的坐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他那只陈旧的烟枪,也没有点燃,拿在手里把玩,上下翻转,听闻此话,不由得呵呵一笑。


“说的好像我什么时候逃过。”


“那么自你有资格参加七国会议起,九届议会你本人都没有出席,这不是逃吗?”


叶修静默了一瞬,随即咧开嘴。


“你可能不记得,毕竟你来的时候还小,但是,在......我们母国,有一句话很有名。”


“什么?”


“读书人的事能叫逃吗。”


“……”张新杰一时语塞,不知道是因为叶修编的太假,还是因为——他第一次提到母国而感到震惊,过了好一会儿,叶修倒是终于直起身,他说,“快到了。”


张新杰透过没有关紧的窗口,现在外面还是一片葱绿,但随着一个颠簸的转弯,高大的城墙遂即出现在视野中,他瞥了眼那个懒散的男人。


这个人,似乎一直这样毫不掩饰自己。


但是任谁来也看不清他。


如果他......非要弄清呢?


这个弄清指代的意义有带探讨。


“母国吗?”他重新提出了之前的话题。


“想知道吗?”又是不怀好意的试探。


“……想知道。”他直截了当地回答倒是令叶修惊讶,“但是,不能知道。”


“知道就好。”叶修翻了个白眼,完全视形象无物。


这时,已经靠近城墙了,就是张新杰的耳力也听得到喧嚣的人群声。


两人就此噤声。





————“来自埃尔塔尔的白雪公主,鄙恭候已久。”


一众侍者簇拥着高贵的“公主殿下”进门,谁也没有发现公主的座驾中又走出一个人。


好似进入无人之地。


胸前持剑的骑士的困惑地摆了摆头。


奇怪,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黑影......


等他定睛再看,空荡荡的车厢,周围也没有其他陌生人。


骑士也没有多计较,大概是眼花了吧,他想,只是这公主真是简单啊,一个侍从也没有带。


待张新杰走进,圆形会议桌前已经坐满了熟悉的几人,除了“向来”空着的首座,张新杰走向最后一张空位。


“好累好累,张新杰来了!我就说他怎么可能迟到!”黄少天嚷嚷,“好了,我们人齐了,无关人快走。”他毫不留情地对上一旁站立的大教皇,看样子是忍很久了。


对看向他的王杰希点点头,张新杰正想开口,一道声音就提前插了进来。


“黄少天你这么急干什么?”


叶修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出来,张新杰知道他没有和他一起走,是不是应该夸一句,不愧是在这里长大的男人。


被夸赞“牢笼里长大的男人”叶修,揉着太阳穴走到了首座,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好困。”他说,“你们可以开始了。”


一直没有作声的大教皇似乎也不意外他的来临,对他微微一鞠躬,叶修不知怎么做到的,带着椅子就移开了一步的距离。


他抬起带着嘲讽的眉眼,“我可不敢受教皇这一拜。”


教皇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不温不火地说,“殿下,我们先行告退。”


“还有,大人让我们转告殿下——”


“如果再不选择【Name】,殿下将会被这里驱逐。”


TBC.

我们,或称“宏伟的复数”(pluralis maiestatis),是指使用复数代词(或相应的复数词形动词形式)来指代持有高级职位的人,如君主或宗教领袖,如教皇。对我们、我们或我们来说,用更通用的词来指代自己是没有意义的。

--维基百科


在英语中,“we”就是英国君主的正式自称。特别是在亨利八世建立英国国教会(圣公会)并任教会首领之后,更强化这种与教宗角色类似的称为,以凸显其君权直接来自于神授(而非教宗)

欧洲君主用第一人称复数形式用以自称。


 教皇通常以“我们”自称。





评论(4)
热度(70)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