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叶all】Sleeper(3)

1.除叶修外全员公主向(非性转,只是一个称呼)

2.一盘很大的棋

3.脑洞有来源,资料基本来自百度

4.架空,童话向

 其他雷点有待补充,不喜者勿入


 突然诈尸更此文,复健篇,好久没看,都快忘后续了


PartA-Princess Snow(3)


这个国度是个童话。


不论字面还是内涵。


“流浪在颠倒错乱时间的灵魂在这里找到美德与公理。”


生活在此的人们这么形容,他们以此为傲,就好像是一个真正的本地居民,以自己的家乡为荣。


这些的歌舞升平,所有人都好像忘了他们的另一个人生——


现实。


这里有梦想中棉花糖的云朵,广袤的森林海洋,充满传奇色彩的古堡与龙,魔法与精灵。所有能想象到的浪漫,宏伟的城堡,舞会,南瓜马车,仙女教母,王子,以及,串起童话故事最重要的——


公主。


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产生,怎么出现的,就是在一个充满想象的梦里,有人,带领着其他人,来到了这个世界。


于是,那个充满战火死灰,晦涩的,地狱般的世界就被抛之脑后,被选中的人们重新投入如梦如幻的第二人生。


那个原来的世界,那个所有人的母国最终的存在是被遗忘前的感慨:“啊,那真是可怕。”人们庆幸地拍着胸脯,“不敢想象,还好我来到了这里。”





“这是你们参加的第十届议会。”叶修说,“正好是第二十届会议,一年一度的频率也是亏那些老头想的出来。”


“好的,你们来之前,有没有人告诉你们这一次来要干的事情?”


“叶修。”张新杰打断了叶修接下来的话,“在你说之前,能不能把手里的猫放开。”


“我害怕啊!”叶修理直气壮地回他,手下挣扎的猫“喵喵”的叫声愈发凄厉。


猫从哪里来?


大概除了叶修谁也不知道。


教皇给叶修留下了这句话后,没有再逗留。


众人一时间有些沉默,气氛甚至不如刚进来时。


一些脑子转的快的是有分寸,加上自己也在思考,一时没有出声;另一部分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没听懂呀。


但是也不缺乏喜欢说话的那款,但是在那人开口之前,叶修先是离开了座位,让人摸不到头脑的举动,一时震撼住了话唠。


然后就看着叶修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扒出一只炸毛的猫,扣着回到了桌前。


“别急呐。”他淡定地捋着蓬松的猫毛,不管猫在手掌下怎么挣扎,也不松手,令人惊讶的是,这猫在挣扎下居然没有划伤人,明眼人不由得眼中留下暗色。


“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叶修终于放开手中的猫,离开禁锢的猫一下子就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轻巧地落在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抬起爪子,舔舔后放下,一双眼睛似是怒视着叶修。


“这只猫是张佳乐。”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黄少天。


黄少天炸毛:“干嘛!看我干什么!明明是张佳乐更奇怪好嘛!不就是我前任吗!叶修你不要转移话题,还有张佳乐为什么会在这里!”


黄少天,Princess Belle。


张佳乐,前任Belle公主,于三年前不知所终,于是,公主席位由当时还是长发公主的黄少天接任。


为此,黄少天成为了历届Belle中的清流,大概是在长发公主之后的后遗症吧,毕竟一个人在高塔上也极为寂寞的,就是这一点造就了黄少天话唠的特点吧。


打招呼的时间过后,逼问的最佳时机就错过了,喻文州问道:“张佳乐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看向垄在阴影里默不作声的叶修。


“你以为,只有你们六个人就够了吗?”叶修说。


他甚至没有掩盖语气中冷冽,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人如此直观的情绪,也就出现只了一瞬。


寒风夹带着冰碴子拍进衣领的感觉,所有人都是一个哆嗦,淡定如张新杰喻文州一类也皱起眉头。


“什么?”


对着众人的追问,叶修只是恢复了平常的姿态,以笑回应。


“来吧,给你们讲个故事。”


没有在很久很久以前,因为这个世界根本不是童话中的世界。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Sleeping Kingdom。


Princess是这个世界的最必要链接体。


嘲讽的地方也在这里。


因为,Princess的存在就是一些人投票表决出的载体,也就是说,如果那一次的投票选出的不是“Princess”,那么取代的就是“Prince”“Hero”“ Charming”之流,那些人不会吝啬于单单一个称号的问题。


普遍认为,有公主的存在,人民幸福度会提升,女性一般都是以包容的形象出场。


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场,扭曲的包容。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叶修说:“我一直很喜欢这首诗。”


“挺形象的,你们觉得呢?”


嘀嗒。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水声。


“我们来做正事吧。”他也不等他们接话,“那……新杰,你来吧。”


“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知道一些东西了吧。”


张新杰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不能说所有。”他保守估计。


“还是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


“什么?”


“例如,你为什么要岔开我们的注意力,你为什么没有【Name】?”


……

……

……


黄少天张佳乐一脸懵逼。


这个画风似乎不对劲。


明明之前还是很悲壮的感觉。


“操!”叶修忍不住爆了粗口,“你们都像张佳乐一样单纯不好吗!”


“我靠,你什么意思!”张佳乐不高兴了。


气氛,毁于一旦。


“前辈,我们都是担心你的。”存在感极低的肖时钦开口,“如果不是这位教皇大人,前辈大概也不会告诉我们吧。”


黄少天的蠢蠢欲动被喻文州压了下来。


“那个老头。”叶修黑着脸,“原来是在这里等我。”


“虽然我也不喜欢他,但是,如果他说出来这件事情,应该是希望我们能阻止你吧。”


“你们......确定想知道吗?”




此火为大,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TBC.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海子《以梦为马》


评论(1)
热度(73)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