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情人节8H/叶周】震惊,某职业选手大变活鹅!

@专注叶all小分队情人节贺文

字数:7503字

备注:兔精周泽楷离奇变换种族,竟获得真爱?!


***

00


周泽楷是只企鹅精。


然而,曾经的他是一只兔子精。


怎么从兔子变成企鹅?这个问题比怎么修炼成精还要深奥。



01


周泽楷的母亲从小就天天和周泽楷说,“人类的信仰是很重要的,我们妖精就是靠着人类的意念生存的。”


“如果没有人相信妖精的存在,普通的动物是不能生出灵性的。”


“可以说是在人类的供奉下,我们才能成精。”


周母顿了顿,舒了口气。


“年轻人不能忘本啊,建国后那段时间,我们妖界的新生儿越来越少,那个时候真的怕有一天.....哎,现在都过去了。总之,那时的妖界啊,真的是妖妖自危,就怕那共●党把所有信妖的都抓起来,然后叫什么来着……呃,我想想。”


“妖老了,不中用了。”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对,把信妖的都抓起来,批●!听说出去的长辈说,非常可怕!”


当时刚刚有灵性的泽楷兔叽还没有能力修成人形,他抖抖自己的小球尾巴,懵懵懂懂地听着妈妈的教诲。


“不过,现在的人类小孩真是不听话,阳奉阴违,建国后不许成精不知道吗?天天搞迷信,搞啊,搞得我们妖界都严重超生了!超生了啊!关键是,上头居然还点名让我们兔族注意一下!”


“搞笑,是我们一胎想生那么多吗?种族●视嘛!瞧不起我们兔族嘛!”


“气死了!”


泽楷兔叽继续懵懵懂懂地听着母亲的教诲,一句话都插不上。


可能就是从这时起,泽楷兔叽沉默寡言的习惯就渐渐成型了。


后来,泽楷兔叽终于修成了人形,他离开了家乡,去了大城市打拼。


临走前,母亲含泪被周泽楷捧在手里,嘱咐着人类世界的种种注意。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周泽楷的母亲是典型的老派妖精,不化形,是她的坚持,依旧保持兔子形态的她却是一位开明的母亲,她没有阻止自己儿子周泽楷的追求理想的步伐。


孩子大了,总要有往外走的一天,全族的年轻兔子几乎都走上了从农场包围城市的路线,周泽楷也不例外。


他抱着对未来,对先进事物的渴望,离开了从小生活的族地。


高科技的新颖逐渐把他从离开母亲的愧疚和惶恐中拉开,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来到了族叔的家里。


族叔是早一辈的出来打拼的成功人士,他摸摸周泽楷的头:


“是周家的孩子吧。你想干些什么呢?我会去安排的。”


周泽楷说,“我想学现在最厉害!”


族叔沉吟片刻,“那就......计算机吧,依我的眼光看,以后这一块地发展会更加激烈。”


后来,周泽楷称成功地成为了一名,以计算机为生的——


电竞选手。


族叔捶胸顿足。


造孽哦。


好在周泽楷作为电竞选手还算小有名气。


这是大概是族叔最后的安慰了。



02


兔精多美人,温婉而独立。


兔子精的美貌虽然不及狐狸精出名,但就是普通款也有小家碧玉的等级了。


很显然,周泽楷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


从他用短短5年就修成人形,打破了兔尼斯纪录就看得出。


但是,兔子们不是一种在意外表的肤浅动物,看到周泽楷的好样貌顶多夸一句,“呦,老周家的小兔真精神啊!”


周泽楷是在出道后才感受到人类对容貌的执着。


他拉紧了刚刚差点被扯掉的轮回队服,瑟瑟发抖地想:


人类真可怕。


以后找伴侣一定不能这种类型的人?妖?


周泽楷在心中打了个问号。


想到伴侣问题的他,纯情如斯,羞红了脸。


要知道,电视剧小说里所谓的什么情劫,人妖殊途,在真正的妖精看来,都是无稽之谈。


谁说妖精不开放?


大清都亡了几百年了!自由恋爱的不要太nice?


在妖界,有一个人类伴侣是很常见的事情,尤其是在跨入新时代后。


关于自己的身份,就取决于各个妖精不同的态度了。


有的妖精终身不提自己的身份,这类的占大多数;也有说出来的,那基本都是真的比珍珠还真的真真真爱了,爱到天上地下没你不行的那种。


一般这种情况,妖界有特殊的协议和规定,能确保妖精的身份不会泄漏,几百年间没有出过纰漏。


轮回的队友就这么一脸懵逼地看着新上任的队长的脸慢慢变红,宛若火烧云,耳朵都冒烟了!


应该是......刚刚被吓到了吧。


他们怎么想着。


所以说,长的好看,就是这么任性,大家当然会宠着你。


这一宠,就宠出了问题。



03


周泽楷对于队员喜欢给他买企鹅周边也很无奈。


他是只兔子精耶!


但是,队员的好意他不忍心拒绝,每次都会好好收着。


收着收着,房间里就慢慢堆满了企鹅相关,后来连周泽楷都习惯了这种变化。


自从某日荣耀官方来拍摄了一组战队日常照后——


周泽楷,企鹅。


这两个词语就一直被连在一起。


周泽楷相关的周边,同人,必须提到企鹅!


什么?为什么是企鹅?


这位同学,你退群吧。


没办法,我周就是这么喜欢企鹅啊!你看他房间里都是企鹅!


理直气壮。


周泽楷第一次感觉不对劲是在第十赛季中旬的时候。


第十赛季,轮回如日中天,如果赢了就是三连冠,新王朝,打破叶修留下的传说。


那段时间,周泽楷和企鹅甚至上过微博热搜。


看到#周泽楷企鹅#和#叶修?叶秋!#一起排在热搜的他,表情总有一丝扭曲。


强调一下,他是一只兔子精。


再强调一下,他挺崇拜叶修的,这是一位强大到让人生不出厌恶的前辈啊。


作为一只妖,周泽楷有着妖特有的骄傲。


曾经的他对“周泽楷,企鹅”这种话题不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他有了其他的想法,在心底总不希望那个人把他的真身搞错,不希望别人一提到他,那个人就会想到企鹅。


即使那个人可能根本没注意过?


但是,这是一只妖的自尊心!


试问,如果你在你崇拜的人面前刷脸成功后,那个人却一直弄错你的身份,你有什么感觉?


周泽楷的想法同理。


周泽楷委屈,但是周泽楷不说。


然后他就发现事情大条。


第一次事发是在一场常规赛后,那一次他们的对手是蓝雨,轮回虽然强大,对手也不甘示弱。


是要全力以赴迎战的,豪门战队可不是那么好赢的,蓝雨的双核也不是说说就好的。


打完比赛的周泽楷带着一身疲倦回到了宿舍,准备早点休息。


可能是最近太疲劳的缘故吧,周泽楷回去后突然变回了妖形,为什么说是妖形不是原型呢?


因为——


周泽楷发现自己从兔子变成了企鹅?!


他沉默地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照出的那只肥嘟嘟的幼鹅。


在这一刻,沉默的枪王更加沉默了。


太可怕了!


这年头妖精都能变种族了!


太可怕了!


周泽楷惊慌失措。


好在之后还能变回人形,人形态没有受到妖形变化的影响,他连夜打电话回家,母亲听到后,也很是吃惊。


她对周泽楷表示自己先去查查资料,看看有没有相关的记载,也快过年了,到时候让他回来一趟,并且让周泽楷不要慌张。


于是春节期间,周泽楷拜别了族叔,踏上了回家路。


周母在周家翘首以待。



04


人类真的很可怕。


回到轮回宿舍的周泽楷还沉浸在巨大的惶恐中,一个短短的春假根本不能安慰到周泽楷受伤的内心。


连原本顺滑光亮的毛都暗了下来。


当然,指的是他的一身绒绒的企鹅短毛。


为什么会从兔子变成企鹅?


周泽楷从小就听母亲叨叨说了好久,动物是靠人类的信仰才能产生灵性的,所以说,人类的信仰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种信仰的力量很强大,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甚至是种族。


妖界历史上就有一些类似的例子,例如某些成为明星的前辈,被很多人喜爱的他们大多妖途平坦,一生顺遂,人类的希望他们幸福的愿望影响到了原本的命运。


曾经有一个妖,早产的缘故,他生下来就是体弱多病,但是!他长的好看。


后来,他成为了一个明星,还老生病。


但是!


他长的好看。


那前辈的一众颜粉心疼地不得了,天天祝他身体健康。


后来,那前辈的人生真的被改变了,他的后半生可谓是大吉大利,每天吃鸡。


因为,他真的好看。


周泽楷的情况同理。


荣耀日益流行,粉丝囊括了各个年龄段,于是,周泽楷的颜自然被盯上了,由于和企鹅牵扯过多,某些喜欢暗地里yy的一些粉丝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梗。


积少成多,聚沙成塔。


周泽楷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无辜地,被群众,从兔子精改造成了企鹅精。


QAQ


我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周泽楷的母亲叮嘱他,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不要太疲劳,刚刚换形的他,人形会不太稳定,如果波动太大会回到原型的。


一定要小心!


无法自拔的周泽楷还沉浸在痛苦中,基本没有在意这句话。


于是周泽楷脑海内担忧过无数次的场景,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05


叶修刚出决赛场馆,就一脸懵逼地看着轮回的枪王大大——


突然——


大变活鹅——


在他面前——


“po——”地变成了一只未成年款的企鹅。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这是未成年款的,以为他没看过动物世界吗!也别问他为什么周泽楷会出现在这里,他也不知道!


周泽楷:嘎嘎??!


06


叶修鬼鬼祟祟地抱着一团衣服溜进了酒店。


动作轻柔地把这团衣服放在酒店床上,好像是捧着什么珍宝。


的确是珍宝。


企鹅,世界二级保护动物。


国内不允许饲养保护级动物。


一个小脑袋从这堆衣服里面钻出来,摇头晃脑地走了一步,然后被衣服绊倒,“啪叽”一声差点从床沿上摔下来,好在叶修眼疾手快地接着了这只看起来“呆呆”的企鹅。


“小周?”


他一脸不可描述地看着捧在手里的毛绒绒,面色严肃地堪比韩文清。


面前的小鹅似乎有些慌乱,有如二只桨的短翼捂住脸,似乎这样做就能不用面对现在的情况。


叶修顿时失笑,噗嗤一声引得小鹅偷偷抬头看。


他莫名就想到了一些不相干的东西:怪不得小周这么喜欢企鹅呢。


“小周,我都看见了。”


变了个物种连智商都下降了吗?


小鹅又呆住了。


傻啦吧唧的。


……



叶修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


真可爱。


一见周鹅误终身。


如果叶修平时关注一点萌宠,一定会冷漠地告诉所有人:


吸猫算什么!


企鹅才是真绝色啊!小小一团,两只手捧住,水灵灵的大眼睛。


少男心都被戳动,扑闪扑闪!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抵挡住绒毛生物占领地球!


叶修用手指好奇地戳戳小鹅的脑袋,成功地在短矬矬的毛上戳出一个漩涡。


“嘎?”


周泽楷无意地发出声音,奶声奶气的。


嗷,会心一击!


“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详、细、地谈一下。”



07


关于那一夜,周泽楷什么都不想说。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场馆外?就是因为他感觉到体内力量的不稳定,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他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劲,匆匆忙忙跑出去的时候根本来不及注意其他的。


鼓掌,啪啪啪——


然后就掉马了。



08


世邀赛自然少不了轮回的枪王。


当周泽楷看见叶修慢悠悠地走进会议室,内心是各种和谐,更深层次的内心却有着一些小窃喜。


但是!就算是他崇拜的人,也不能不问不顾不管地把他从头到脚的毛撸过去,再撸回来!


要知道,他在动物态的时候——


是,没,有,衣,服,的!


更加恶劣的是,叶修居然一声不响地退役了!


他......再也没看到过他。


……


找不到叶修后,应该说根本就无从下手,周泽楷才恍然发觉,原来,除却荣耀之外,他,他们与他的交集线真的真的,如此狭窄。


这种莫名的感觉狠狠地揪住他的心脏,满溢的陌生情感无处安放。


但是,目前的情况是——


拔●无情!


耍流氓不负责!


太过分了!


周泽楷在心里各种扎小人。


周泽楷委屈,但是周泽楷还是不说。


而且他总觉得叶修看他的眼神饱含深意。


好吧,不是觉得,是事实。


在接到房间分配的时候,周泽楷不出意料地看见自己和叶修分在了一起,队员房间的分配都是领队安排的。


“老叶凭什么你和周泽楷一起住!你又要去祸害人家了吗!叶修你怎么忍心让轮回的两个人分离!”黄少天和叶修熟捻地吵吵闹闹,勾肩搭背。


“闭嘴,要不你去和小周住。”


周泽楷顿时不着痕迹地,紧张地注意黄少天的回答,当然面上必须一片云淡风轻。好在黄少天没有想那么多,他就是喜欢和叶修抬杠而已。


等等,这个好像也不是什么好现象,周泽楷后知后觉。


据说,人类在某一阶段,通常是在中小学时期,会用打打闹闹的方式来吸引喜欢的人的注意。


“去去去,我才不像你这么没良心,我是心疼方锐,遇到这么没有队友爱的前队长。”


“啊,我好心痛,我要叶修亲亲才能好。”方锐唯恐天下不乱地配合接话。


“呕。”叶修冷漠,“走吧,小周,行李应该送到房间了,先去整理一下吧。”


房间内。


“前辈......”周泽楷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一些情况叶修和他都心知肚明,可那一天最后的结果还是不明不白,没弄清的还是不知道。


在发现周泽楷死不吭声,试图萌混过关后,叶修也没有咄咄逼问,倒头就睡。


经历这么一场高强度的比赛后,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的疲劳能把人压垮,叶修几乎是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周泽楷鹅呆呆地看着这样的发展,用嘴巴顶顶叶修的鼻子,被困得迷迷糊糊的叶修一把抓住,捂在怀里,抵在心口处。


“嘭——嘭——嘭——”有力的心跳声一声声撞击着他的耳膜,突然被人发现真身的恐惧莫名就平静了下来。



09


嘭——


叶修,叶修。


嘭——嘭——


耶稣,耶和华,真主,佛祖观音,妖神,不论是谁在上,谁都好、谁都行。


嘭——嘭——嘭——


我应该是喜欢他的。



10


半夜里醒来的周泽楷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被叶修搂在怀里,一米八的男人委委屈屈地缩成一团。


简直吓坏了好吗!


他是一只保守的兔子!呸,现在是企鹅了!


他不敢乱动,睁大了眼睛,终于等到叶修翻身的时候,周泽楷看准时机一下子扭了出去,然后匆匆忙忙地穿上被叶修捡回来的衣服,一溜烟,跑了。


GG,GG,玩不起玩不起。


所以现在的画面是——周泽楷站在一边,叶修坐在床上,和老师请学生喝茶的那种气氛有点像。


“小周你不解释一下吗?”


叶修笑嘻嘻。


“……”


周泽楷mmp。


周泽楷还是屈服了。


“你现在就是不能太劳累?否则容易变回原型?”叶修沉思,“那比赛……”


“也不是,我已经问过长辈了......半年后情况会相对稳定。”周泽楷着急否认。


“那现在有半年了吧。”


“嗯。”


叶修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周泽楷偷偷看他,这个眼神被叶修抓住,让他想起了那一天那只小企鹅偷看的动作。


真是......太可爱了啊!叶修感叹,这就有点犯规了。


“前辈......”就在叶修还在追想往昔的时候,周泽楷突然开口。


“那个......有一件事情想问前辈。”


“什么事?”叶修就看着周泽楷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周泽楷鼓起了积攒了24年的勇气,说道:


“你喜欢兔子还是企鹅!”


叶修:“……”


叶修认真地想了想,小周是企鹅精的话……


“企鹅吧。”


“啊?!啊……我……知道了。”


叶修惊恐地发现周泽楷整个气场都变了,一瞬间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周泽楷,作为前兔精,一直为自己的身份而骄傲。


当了23年的兔精,周泽楷一直觉得曾经兔子的他才是真实的自己,而不是现在这个企鹅。


然而,他喜欢的人,在见过他一次的企鹅态就对他态度突变。


他是不是喜欢的不是真正的我。


周泽楷陷入了类似“老婆老妈先救谁”的纠结的问题。


他到底喜欢哪个自己。


真是令鹅头大。


脑补到最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前置条件,他根本不知道叶修喜不喜欢他!


最后这个问题还是不了了之。


世邀赛的紧张节奏让所有人都忙碌地转了起来,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周泽楷来想七想八。


他是周泽楷,同样也是轮回的枪王,一个理智的人很清楚地知道,现在首要的任务、目标都是那最大的荣耀——冠军!


如果因为个人原因影响到比赛,不说别人怎么看他,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要知道,这可是他和他,最喜欢的荣耀啊。



11


决赛前夜,所有人似乎都像是商量好了,绝口不提训练,在给自道别晚安后,周泽楷和叶修一同回到房间,早早准备休息。


也可能是太早的缘故吧,生物钟首先抗议,周泽楷是翻来覆去,各种催眠方法试过愣是没有睡着,他支着上半身起来,偷偷看向另一张床的叶修,果然看到一个同样睁大双眼的领队大人。


两人直勾勾地眼对眼,叶修首先笑了出来:“我突然想到,我明天又不用打比赛,我为什么要这么早睡啊!”


周泽楷也笑。


叶修似乎早有目标,翻身下床后,从桌上拿出一张账号卡,问他,“来吗?”


周泽楷回答说好。


叶修用的角色不是君莫笑,而是这次带来的一张战斗法师的小号,装备不说好,也有一身橙装。


高手对招自古耗时耗力,一场酣畅凌厉的战斗下来,周泽楷的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随后平息下来时,疲倦就如潮水般涌来,不用叶修提醒他也非常自觉地下线睡觉。


还有明天,只要明天。


他在心里默默发誓。


明天,一定要赢。



12


赢了啊。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底下多少波涛汹涌,谁都知道。



13


周泽楷从发疯般的人堆里把叶修拉出来后也是气喘吁吁的。


叶修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这帮人啊,不就是一个冠军嘛!这么激动嘛!”口中虽然抱怨,但是语气是显而易见的骄傲。


“小周谢谢你啊,不然我可经不起他们这么折腾了。”


“前辈......”周泽楷在一边等叶修缓过气,如果叶修抬头看他一眼,一定会被他亮晶晶的眼神给惊到,“有事,说。”


“嗯?”叶修直起身子,拍拍腿是不存在的灰尘。


“我……”


周泽楷在叶修抬头的那瞬间,在叶修惊悚的眼神中,原地变成了企鹅。


???


周泽楷现在想打人,真人pk的那种,谢谢。


只见叶修马上回过神来,大爆手速,连带着地上的衣服把企鹅周团在一起,就往酒店跑去,根本不敢回头看有没有人看到这一幕。


这种事情嘛,一回生二回熟。


周泽楷被放出来的时候,满身都是丧。


还有比他更惨的妖精吗?在准备表白的完美时机,被强制打断,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委屈,整只鹅都陷入低谷中。


突然,一只手抚上他的头,周泽楷后知后觉地抬头,看到的是叶修有些担忧的目光:“是不是太累了?”


周泽楷说不了话,只得呆呆地看着他。


“世邀赛的原因吧。”叶修似乎有些纠结,“明天应该会好起来吧。”


周泽楷连忙点头。


这次突然的变型就像第十赛季那次一样,紧张过后的松懈让他的化型很不稳定。


“那就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周泽楷晕乎乎地就被叶修哄睡着了,意识沉沦间,他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是什么呢?


嗯,算了,明天再说吧。



14


他懊恼地将被子拉过头顶缩成一团。


怎么会这样呢?


一时大意失荆州,留下千古恨。


昨天的周泽楷由于沉迷叶修的“花言巧语”从而错失了告白的最好时机,要知道论坛上说的那种——得到冠军时肾上腺激素以几何倍速增加,导致告白成功几率加大的机会不多啊!


而他恰恰错过了。


他知道,说到底也不过是对自己的不肯定。患得患失的感觉让他无从下手,无解的枪王遇上无解的叶修,叫他怎么办。


梁静茹是真理,爱真的需要勇气。


周泽楷突然就想到了一直忽略的一个事实,为什么叶修知道了他的身份却没有疏远,一般人遇到这种反人类的事情,态度怎么都应该有些躲闪吧。


是不是......


吃完早饭的叶修回房后就看见这么一大坨在被子里拱啊拱的。


???


叶修咳了一下,果然床上的动作停止了。


真是尴尬。


“小周吃早饭了,”叶修先开了口,说完想想有些不妥,又加了一句,“你昨天有什么事情吗?”


“前辈......”周泽楷也不想再等待了,一掀被子,坐了起来,头发还是乱糟糟的顶在头上,他现在完全不在意这种问题,刚刚的疑惑让他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前辈为什么,不怕我?”


“怕你?为什么要怕你?”叶修觉得气氛有一些奇怪。


“我…不是人类。”周泽楷说的时候目光紧紧盯着叶修,不放过他的神情变化。


叶修是多聪明的一个人呐,都说到这个程度上,结合他的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快步走近,坐到周泽楷的床边,离他只有不到三十厘米的距离,不同以往嘲讽的笑容,真真切切地微笑着,回答道:“可是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周泽楷就好了啊。”


再次强调,梁静茹是真理,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这句话一出来,什么企鹅兔子、兔子企鹅的问题似乎都迎刃而解了,狂喜之情几乎要冲破他的大脑,不过,再等等,再等等,还有一个问题:


“那…你怕我喜欢你吗?”



Fin


(这是小花絮)


关于叶修看见周泽楷真身的那一夜,周泽楷不想说话,显然十分落寞。


那一夜,他没有拒绝他。


那一夜,他抚摸过他的肌肤。


那一夜,他满脸泪水。


那一夜,他浑身颤抖。


叶修在睡梦间把周泽楷鹅绒绒的短毛撸了个遍。


周泽楷什么也不想说。



被你看出来了,对,没错,这就是一辆通往幼儿园的车。


情人节快乐!

评论(18)
热度(655)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