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很忙,更新看缘
叶攻

【无cp/全职】狼人杀-梦魇局(上)

看到全职版的狼人杀啊啊啊啊啊原地爆炸!忍不住撸一发出来,给大家除夕贺文吧!新年快乐!

参考新月狼人杀第七期


1(张新杰),2(张佳乐),3(方锐),4(苏沐橙),5(黄少天),6(魏琛),7(肖时钦),8(喻文州),9(王杰希),10(江波涛),11(叶修),12(韩文清)


【本局采用屠边规则,狼人杀掉全部平民、全部神明,则狼人胜利;好人投出所有狼人,则好人胜利。】


【神明包括:预言家,女巫,猎人,守卫。】


【狼人包括,三名普通狼人,一名梦魇】


【梦魇,狼人阵营,每晚在狼人之前单独睁眼,发动技能恐惧一名玩家,不能连续恐惧同一名玩家,被恐惧的玩家当晚所有技能失效,如果恐惧到狼人,则狼人当夜不能刀人,随后梦魇与狼人一起睁眼。】


【本局游戏将采用女巫视角】


【所有玩家身份查看完毕,天黑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张佳乐(2号)将眼罩取下,先左顾右盼一圈。


【这位玩家(6号魏琛)死亡,是否使用解药或者毒药?】


(女巫被恐惧,无法发动技能)


张佳乐刚比了个拇指朝上的手势,看到上帝给出的提示后,直接瞪大眼睛,不可置信样,证实自己确实被恐惧后只能重新把眼罩带回来。


【女巫确认请闭眼】


【天亮了】


所有人摘下眼罩,四处打量。



【现在开始警长竞选,想要竞选警长的玩家请举手】


【竞选警长的玩家有2号(张佳乐),4号(苏沐橙),5号(黄少天),6号(魏琛),8号(喻文州),9号(王杰希),10号(江波涛),11号(叶修)。】


【从4号玩家(苏沐橙)开始发言】(随机选择发言顺序)


苏沐橙(4号)愣了一下:“我开始?那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上警来找预言家的,还以为能听到几张警上牌发言,不过如果是我发言的话,那我状态流走一波吧。”


“打一下这个5(黄少天)和3(方锐),就感觉他们状态不是特别好,6号(魏琛)的话,我们之间还是比较熟悉的,看样子好像有话要说,我等着,看样子是有身份的。”


魏琛抖抖肩,没有其他动作。


“警下的话,四张牌必出狼嘛,我…再看看吧,也不点狼了,我这边就是来找预言家来的,过了。”






黄少天5号顺位发言,在之前就已经跃跃欲试了:“5号玩家预言家。”


“先留一下警徽流,第一位7(肖时钦)啊,第二位12(韩文清),7,12顺验。”


“今天先送9号(王杰希)上路啊,不好意思了,查杀牌,第一天翻牌查杀。”


王杰希不屑地翻了个白眼,直接转头不理会。


“我为什么验9这张牌,我是在想,给王杰希一个机会,如果是金水,那就给一个机会,一起干翻这个叶修。那我为什么不验11(叶修),按常理来讲,如果我验了11,好人会认为我是在拉好人的票。而且,叶修的话我是基本不信的,所以就算你是张好人牌,这一票我也不要了。”


众人狂笑,叶修耸肩无奈状。


“我相信这一点大部分人都是知道原因的。第二点,其他人如果你们认出我是预言家,你们给我上票,我不想为了拉票去做出很做作的表演,我和叶修不是一种人。”


“9(王杰希)是个查杀,你别跳,跳不动的。”


王杰希笑。


“你不要笑,跳不动的,后面跳不动的。警徽流验7(肖时钦)是因为要看他站队,验12(韩文清),是因为韩队能带队,这把就赢了。”


“还有4(苏沐橙),你高置位打了我这个5,打了3(方锐),我希望能听听你警下的发言,不然就起飞。6号(魏琛),魏老大这个表情不对啊,我再听听你的发言。”


“这把游戏我不希望你们再称我是5号玩家,直接叫我预言家,9号查杀啊,9号直接出局。7(肖时钦),12(韩文清),8(喻文州)奔着高配去验,第一天摸完牌之后很多人都在抿我身份啊,那给你们抿,预言家发言万丈光芒。”


“我认4号(苏沐橙)好人,3号(方锐)好人,如果啊,如果你们是好人就站边我,其他还有8号(喻文州),队长,如果认我是预言家,今天直接送王杰希上路啊,过了过了。”





魏琛(6号)看向黄少天,“少天啊,这次跳的不错啊。我说说啊,你这次发言,态度不错的,尤其是对叶修的评价啊,我知道的,挺正的。”


“这个4号(苏沐橙)啊,刚刚上警抿我是张身份牌对吧,不好意思了,老夫我,魏琛,荣耀第一阳光真诚好村民,我是张蛋牌。不过我还是相信你是张好人牌的啊。”


“还有我旁边这个7(肖时钦)啊,眼镜太亮了,看不到你坚定的眼神,先打你一下,再点一下旁边的这个8(喻文州),9(王杰希),不太好,为什么?不知道,直觉,文州我还算了解吧,摸完牌表情一般般,9号(王杰希),王杰希对吧,刚刚一张查杀,那和我入夜前点点狼坑还算符合。”


“我还是偏信这个预言家的,看后置位其他起跳预言家的发言啊,肯定有的,软站边这个5(黄少天)啊,我是个平民,没什么说的,过。”





喻文州(8号)转了一下笔,开口:“少天,你在说谎的时候是不是会用手去抓头发?”


喻文州一开口就是大新闻,所有人都去回想黄少天在发言时有没有去抓头发,连黄少天本人都有点模糊了。


“当然,这一点不能代表什么啊, 纯粹直觉啊,和狼人杀没有关系啊。少天查的这个9号(王杰希),我觉得有可能会对跳,查杀牌对跳,王队对吧?”


王杰希直接闭眼不理。


“警下1(张新杰),3(方锐),7(肖时钦),12(韩文清),这几个人在警下的确很可怕,是要冲票吧。” 


“当然要冲票不要紧,场上局势也可以看得清楚。”


“再看看我前置位的几张牌发言啊,魏队我可以认下来,他在少天刚发完言就说这个悍跳可以啊,我是觉得5,6一定是不相见的,这种话一般都是真情流露。”


“4号的发言也可以放一放,那我这里发过言的前置位也只剩5号这张牌了,他殿发言在我这里就有点划水了,主要就是强调了他殿查杀和警徽流,其他叨叨了三分钟也没有其他了,当然,这是少天的特色了。”


众人笑,魏琛给喻文州比了个大拇指,黄少天拿头撞桌子。


“好,回来,那你为什么没去聊聊这些警下的牌呢,其他的视角呢?还有11号啊,我们场上都不怎么愿意去点的牌,大家都认可吧,这把,你上警了吧?”


叶修只笑。


“我听听你的发言,我的狼坑位,这个11(叶修),12(韩文清)里面是不是要出狼?我不知道。老样子,我相信你们是好人,那我希望你们也能认得下我这张牌。”


“先过了。”





王杰希微微正了正身体,“9号玩家发言,我这里后面上警的只有这个10(江波涛),11(叶修),这个2(张佳乐)了,对吧,那黄少天这张牌就应该不是张炸身份的牌了,因为后置位的牌也不多了,3张牌要出一张预言家和一张悍跳狼人,不可能吧。还有刚刚,喻队说我要对跳是吧?”


喻文州笑。


“那不好意思,我底牌是张民牌,我做不出身份。这个5(黄少天)发我张查杀,打的心态我也理解。还有这个4(苏沐橙),警上打了3(方锐),打了5(黄少天),那我把你放一放。我也不打警下的牌,因为我现在是一张接查杀的牌,我就说一下我入夜前点的3,4,5,6都有身份,5号,大概率是一张悍跳狼人牌了。”


黄少天对王杰希比了给中指。


“干嘛?今天一定要出我9号啊,不出9号不舒服啊。”


黄少天点头。


“那不好意思,5号铁狼了。6(魏琛)锤了8(喻文州),9(王杰希),我觉得你锤错了,因为8号(喻文州)我认得下来是张好人,还有7(肖时钦),你悍跳狼人牌给他放了第一警徽流那我就放一放,后面3张牌我也不知道那个是预言家,希望预言家能发言好一点,让好人能正确站边。”


“我是一张平民牌,过了。”





江波涛摸摸鼻子,停顿了一下才开口:“10号玩家发言。我觉得9号(王杰希)做不出一张狼牌,4(苏沐橙),6(魏琛),11(叶修)还可以,主要是入夜前的状态不错,表情比较放松。”


苏沐橙微笑状。


“警下1(张新杰),3(方锐),7(肖时钦)出狼,我偏向1,3 。黄少估计是张悍跳狼人牌,好了就到这里,警上发言简短一点,对每个人的状态也做了一波评价。”


“过了。”





叶修笑,开口:“少天,你不是最喜欢正面刚我吗?这次拿预言家怎么就不验我了呢?而且,在游戏开始前我们其他人不是说好的吗,游戏可以输,黄少天必须出。”


黄少天狂比中指。


“大眼,这次靠我救你了啊。”


王杰希冷漠脸。


“入夜前我定,7(肖时钦),8(喻文州)出狼,那我把8放了,还有10号(江波涛),我认你们是好人。主要是和之前几次做狼人的时候习惯状态的确不一样。8放了,那7(肖时钦),对不起,大概率是张狼人牌了,在警下估计冲票用的。”


“这个10,小江,打了5(黄少天),那我也放一放你,12(韩文清),老韩,耿直对吧,摸完牌我就觉得你是张好人牌, 当然,我也怕你老韩和新杰呆久了会染上点不好的习惯,你没上警对吧。”


韩文清冷漠。


“反正我看你站边,1(张新杰),2(张佳乐),张佳乐这个状态我觉得你有故事,好人我也点了不少了,那只能把你放入狼坑了。1(张新杰),2(张佳乐),3(方锐),5(黄少天),7(肖时钦),出四狼, 容错在这个12(韩文清)。”


“我是张预言家。”


“哦,还有,5号(黄少天)是我的查杀。”


“过了。”




张佳乐开口,“昨晚,我被恐惧了,我是张女巫。我上警主要是来站一下边的。”


“11号(叶修)这个发言我很虚,似乎不是他以前玩的水准。验人会忘记吗?会到最后才报一张,哦,5是我查杀?如果你真的是预言家,那么你这个发言在我这里是不过关的,预言家连警徽流都不流?”


“而且,你报了我是张狼牌,现在已知我是张铁女巫,我不知道11号这个发言是什么意思。第一次碰到预言家会一开始忘记报验人,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套路。”


“再聊一下这个9号(王杰希),这轮表水,也不称不上表水吧,这种欲望不是特别强烈,倒是他打的位置,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表现他魔术师的打法。”


王杰希笑。


“在我这里他表水不过关,纯粹是游戏里,没有算上其他的私人恩怨啊,向黄少天学习一下。”


黄少天翻白眼。


“还是勇气可嘉的,5号(黄少天)这个问题啊,从你们队长,8号(喻文州)开始,抓住的问题就是这个动作问题,我是觉得完全没有什么问题的,你的验人和警徽流都挺好的。”


“反正我上警只能告诉你们我被恐惧了,也没什么说的。我今天玩的很冷静,我希望好人赢。”


“过了。”



【有无玩家退水?】


【退水的玩家有2号(张佳乐),4号(苏沐橙),6号(魏琛),8号(喻文州),9号(王杰希),10号(江波涛)】


【仍在警上的玩家有5号(黄少天),11号(叶修)】 


【现在开始警长公投】


【3号(方锐)投给11号(叶修);1号(韩文清),12号(张新杰),7号(肖时钦),投给5号(黄少天)】


【5号(黄少天)玩家当选警长】


 【昨夜死亡的玩家是6号(魏琛),请留遗言,并选择是否发动技能】


魏琛是愣了一下,“我倒是没想到啊,这么看王杰希是狼了吧,为什么?他抿挂相特别准啊,大家都知道的。”


众人笑。


“我是个平民走的,2号牌(张佳乐)说自己是个被恐惧的女巫,也没有人对跳女巫,四神现在都活着,很好啊,没关系的,我是个民,好人是可以赢的。”


“我再分析一下警上啊,5号(黄少天)给9(王杰希)一张查杀,那9(王杰希)不可能是张神牌,不然肯定跳起来打这5号(黄少天)。”


“还有啊,11号啊,老叶啊,怎么回事啊,不像你的风格啊,你这11号的发言在我这里绝对不是一张预言家的发言,2号(张佳乐)也在警上说过原因了,我也不重复了。我开局前还想着我们兴欣4个人,抱团,人数碾压是不是?”


叶修,方锐笑。


“你别笑,直接爆狼,直接爆狼,陪我下去休息休息。”


“最后再点一下位置,4(苏沐橙)我认的好人,7(肖时钦),8(喻文州),11(叶修)去保了8,打了7,那么在我这里7好人面的概率比较大,12(韩文清),1(张新杰)看他们票形我认,10(江波涛),锤死,阴阳倒钩狼的祖师在这里哎,看不出来?”


江波涛笑。


“站边5(黄少天)啊,走了走了,抽根烟。老叶啊,早点下来陪陪老人家。”


叶修摆手。



【遗言发表完毕,请死亡的玩家离场】


【请警长组织发言】


黄少天:“死左。”


TBC.

大概分上中下,来吧,各位大佬为什么不试试裸点四狼呢😂

如果评论里有四狼全对,或者有猜对四神的,明天就写完

梦魇牌大家也可以猜猜

现在只写到上警,警下的还没有发言,暗暗提醒


  @莲蓬头  @DAWN西西 你们的贺岁呢

评论(8)
热度(71)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