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08H/张佳乐生贺】熊孩子他老坑爹

高亮:叶乐!星际ABO,有子,ABO设定主要为了孩子的合理存在


#2018张佳乐生贺#


字数:4670


***


“店长店长店长店长!出事啦!”前台小妹慌慌张张地冲进来的时候差点打翻了料理台上的熬着的糖浆。


这么一连串的动作连带着店长本人心都悬了,顾不上手上未完成的甜品,前台小妹口中的店长问:“出什么事了?有人来砸场子?还是又有帝国军死灰复燃?还是有爆炸预警?”


前台小妹汗,“那个,不是,这好歹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吧......”


店长松了口气,把一边的鸡蛋拿起来,继续手中的动作,“那你慌慌张张地干嘛,店里就我一个人,我很忙的。”


“呃......”前台小妹有点犹豫,“那个,联盟军校教导处通讯,让你去一趟,有关你儿子......的事情。”


话还没讲完就看着店长手里的鸡蛋突然炸裂,蛋清蛋黄从指缝里流出。前台小妹心慌慌地偷看店长狰狞的表情。


“那小子又干什么?”说着他动作迅速地清理了一下手,把围着的围裙卸了,风驰电掣的速度完全看不出刚刚的不满。


“下午预定的单子全退了,你看着如果有老客户,就给点补偿。”


前台小妹挥手目送店长匆匆离去的背影,突然感叹:


男性Omega多傲娇,网友诚不欺我。


也不知道店长的Alpha是怎么样的,来这里半年了还没见过。


前台小妹盘算着下午没工作了,咧着嘴地连接终端,翻出刚刚在星网摸鱼看到的一个挺有趣的帖子——【Omega离家出走半年了,怎么哄回来?】


她翻了翻记录,看着暴增的评论,忙着爬楼。


这年头,有谁不喜欢看八卦?




等店长赶到学校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想着省钱坐公交车,没想到车半路上被几个飙车的富二代给撞了,下车后发现和学校处于一个尴尬的距离,干脆就跑了过去,这么一折腾就是一个小时。


店长走到教导主任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自家不省心儿子的声音:


“呵呵,那你去啊。”


店长太阳穴一突,自己儿子这语气要多欠打有多欠打,简直和他另一个爸一摸一样。


等里面的人开了门,里面的人不只他儿子一个,还有另外一个和他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一边坐着的应该是那男孩子的父母,令店主皱眉的是这里只有他儿子一个人是站着的。


他儿子看他进来之后,倒是不说话了,直接头一扭,看样子是很不高兴。


“老师好,我是叶理的父亲。”


教导主任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似乎在打量,“哦,你好你好,怎么称呼?”


“我姓张,张佳乐。”店长,张佳乐走到自家儿子身后,拍他脑袋,“你干什么了?”


“哦,张先生,是这样的……”教导主任总觉得张佳乐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错觉吗?


“他偷我东西!”没等教导主任说完,一边从张佳乐进门起就不怎么安分的男孩子指着叶理大声道。


教导主任虽然对自己的话被打断有些恼火,但还是点点头,“是这个情况。”


张佳乐眉头一皱,他相信儿子再怎么欠,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抬眼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两人,“事情我虽然不清楚,但是令子的态度是不是太偏激了?”


这两人的确是男孩子的父母,端着一副高贵冷艳的姿态,一种高高在上的神情让张佳乐很不舒服。


那夫人开口后,男孩子才很不乐意地放下手。


一家子眼中的轻蔑让本身就很委屈的叶理差点炸毛,张佳乐是谁啊,马上按住他,不让他动弹:“我还没问你话呢,安分点。”


然后也不理会男孩子之前的指责,看向教导主任,“可以和我详细地说一下情况吗?”


教导主任倒是没想到他似乎一点也不慌张,就算是听到自己孩子被指责偷窃。


“我爸专门请人给我荣耀限定卡,全联盟只有一百张,我今天带到学校里后就找不到了,然后就在叶理那里发现了。”男孩子也不说下去了,一副“后面事情你就知道了吧”的样子。


“如果事情属实,我希望叶理同学承认错误。”教导主任在一边补充,“至于是处分还是通告批评就要看叶理同学的态度。”


很多人之所以争破头也要进联盟军校,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政府所属,还有一点就是能从学校顺利毕业的学生,不出意外都会被军队收纳,在这个时代,几乎全民好斗,军人受人敬仰。如果被档案记录有不良前科,这一辈子就毁了。


而教导主任的话,好像就是这件事情已经铁板钉钉了。


叶理自然恼怒,一盆脏水无缘无故泼到自己身上,最后咬牙切齿道:“你怎么不说是你偷了我的卡?”


男孩子的父亲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打量了父子二人全身的衣着,然后摸了摸自己定制的个人终端,一切都在不言中。


突然感觉被羞辱......


但是张佳乐顾不上这,扯住自家兔崽子的衣服,“你这卡从哪里来?!”


语气比叶理之前的口气还要咬牙切齿。


教导主任以为这话是家长的盘问,正准备之后面子上过得去的劝解词,不过,听着听着怎么感觉这对话感觉越来越不对?


“老爸给我的!”叶理的语气虽然强烈,但是也能听出一丝心虚。


“靠!那臭不要脸的家伙,你居然还和他有联系!”


叶理被自家爹扯的很不高兴,再加上之前被污蔑的气,“什么是居然!关叔叔早就查到你在哪里了!”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去接受你爸的贿赂!”


“凭什么!你没带钱就跑出来了,我都怀疑我当时的智商怎么就跟你跑了!信了你鬼话了!”


“呸!我这是独立自主好吗!”


“呸,你就是和老爸发脾气了!对,傲娇了!”


“呸!我当初带你出来才是瞎了眼,就应该留你和你哥哥自生自灭!”


“呸!还不是你非要拉着我!”


教导主任等四人目瞪口呆地就看着面前这对父子就这么吵起来了,内容越来越奇怪。


教导主任恍恍惚惚地想到,叶理父亲的资料性别是Omega吧,听对话,原来还是个离家出走的Omega。


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他重重地咳嗽了一下。


张佳乐父子顿时僵在了原地。


尴尬。


那边的几人似乎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最后还是张佳乐捏了自己儿子一把,“你自己说!”


叶理白了他一眼,“我说了他们也不信。我这张卡是我父亲给我买的,我说了,你的那张卡我根本没有见过。”


“限量卡你们买的起吗?”男孩子反而对之前透露的消息特别敏感,“你自己也说了没有钱,哪里买得起?”


张佳乐也暂时不管其他的问题了,“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有没有证据?监控呢?”


“这个......还在排查。”教导主任有些尴尬。


“那没有证据你们凭什么说我儿子偷了你的卡呢?”


凭什么?一个平民学生和一个贵族学生偏向谁,一目了然,但是这话可不能说。


男孩子的母亲拍拍男孩子的手,说道:“当父母的自然是不信孩子会做坏事,这张卡对我们虽然也不是多少钱,但也是专门托首都星的人帮我们买的。”


字里行间虽然没有指责,但字字饱含深意。


“你!”叶理想说什么,但是被他爹给揪了回来。


教导主任也不好在这种情况特别偏袒男孩,只能说道:“既然这样,张先生能不能联系一下这个叶理同学说的人,出示一下相关记录。”


张佳乐早在叶理说出这张卡的由来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么一出,但是,要他去给那家伙通信......


相当,相当,相当,相当,相当,不甘心啊!


叶理也知道他爸傲娇的德行,扯着张佳乐的衣服,“爸,你儿子的清白!”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狠狠地瞪了叶理一眼,然后打开终端,从黑名单里拖出一个号码。


“嘟——嘟——”


声音还没过三下,通讯就被挂断了——


“会议中,请勿打扰。”


连拨三次没人接听。


张佳乐忍着暴跳的青筋,神色扭曲地对其他人示意:“请稍等。”


然后“啪啪啪”,大爆手速,编辑一条信息发送给了方锐。


【让叶修接电话!!!】


消息几乎是秒回的。


【张佳乐?哟,好久不见!】


【少废话!叶修在你那儿吗?让他接电话!急事】


【别说,他还真的在忙,谁让你翘班一翘就是半年,老冯气得把你的工作直接堆在叶修头上。】


【关我什么事......】张佳乐在这件事情上本身就没有立场,语气减弱。


【关键还有张新杰盯着啊!哈哈哈哈哈这个我可以笑一年!被张新杰抓住把柄的叶修!】


【靠!快让叶修接电话!有急事!】


【他现在真接不了电话,老冯的新年演讲呢,每年好不容易展现一下自我,你忍心让叶修打断吗】


【……】


【算了算了,我跟他说一声吧。】


几乎是马上,另一条消息就到了。


【晓得找我啦。】


张佳乐右眼皮跳了跳,然后打字:【闭嘴,我问你,叶理的账号卡是不是你给他的?】


【这个啊,是啊,怎么了?】


【有没有购买记录什么的?】


【……我怎么知道,我手边还有一沓,你要啊】


【……靠!不是说限量吗!】


【呵呵,有权。】


【……】


【到底怎么了?你不可能无缘无故联系我吧,离家出走开心吗】


张佳乐眼皮又跳了跳,无视了最后一句话,耐住性子把事情告诉了叶修,叶修直接回复他会解决的。


等张佳乐从终端上移开,发现他儿子用一种控诉的眼神看他。


“呃......我联系你爸了。”


“我还以为你们打情骂俏地又要忘了正事了。”叶理幽幽地说。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张佳乐,他是你儿子,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他父亲正在整理资料,马上会给我答复。”他也不知道叶修说的解决是怎么解决,但是,他现在也没有其他方法。


“哼。”男孩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要不是被父母压着就跳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偷了我的卡!”


“你——”


张佳乐又一次拉住自家儿子,“小孩子,话别说太满。”


也没等多久,教导主任的办公室突然就被敲响了,离得近的张佳乐起身顺手就开了门。


“校长!”教导主任一脸震惊地看着年纪有120的老校长气喘吁吁地进门,目测是跑过来的。


校长没有理会教导主任,环顾了一圈办公室内的情景,看到还握着门把手的张佳乐,马上行了一个标准地不得了的军礼,教导主任一辈子都没见过老校长这么精神的样子。


“张佳乐中将!”


“哐嚓”是三观破碎的声音。


中、中将???


连开始就端着架子的家长组都绷不住了。


张佳乐已经有大半年没听过这么像模像样的称呼了,自从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并且拐走了小儿子的他,尴尬地发现身边没有带多少钱,一不做二不休,到小儿子上学的地方定居,并且威逼利诱不许他和其他人联系,为了显示他的有骨气,干脆就找到一家招聘厨师的甜品店,眼看着大半年都已经混到店长了,即将回到解放前。


叶修肯定不会放任他再溜达在外面了。


“嗯嗯。”非常不走心的应付。


“张中将,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学校一定会给您和令子一个满意的答复。”


教导主任等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发展,自以为的小平民居然大有身份打脸啪啪啪???


“他偷我东西!”男孩子眼看情况不对,只能大喊。


“作为军校一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随意污蔑是应该的吗!”


“可……”


“好了!”男孩的父母远比男孩想的要多,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普通平民的事情,没想到撞到了铁板,男人连忙站起身,“某对之前小孩的无理道歉,如果这件事是误会的话,一定会让孩子道歉。”


“哼。”叶理想着之前白白受了那么久的气,也不说话。


校长恶狠狠地盯了一眼石化到现在的教导主任,净给我惹事!


“一定不会让我校的同学蒙受冤屈。”他义正严辞道。






叶修仿佛是知道张佳乐的行程一样,刚领着熊孩子回家就接到了他殿通讯。


张佳乐是想直接挂了的,但是,一想到今天这件事,红色取消键就按不下起了。


纠结了多久,通讯铃声就响了多久,最后他干脆自暴自弃地接通了,叶理一见自家老爸的讯息,对张佳乐猛眨眼,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张佳乐中将日理万机?”叶修的影像靠着全息技术投射出来,真实地好像是真人一样。


张佳乐呵呵。


“还不打算回来呐?”叶修看样子一点也不着急,张佳乐恼火,再怎么说,自己的Omega离家出走那么久,居然一点也不关心?


“要你管!”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过生日啊。”


懵了,一发直球来的很突然。


“……靠靠靠,谁要和你过!”张佳乐暗想,还好叶修不在身边,要不然一手心的汗绝对会被他笑话。


“好好,可是我想啊。”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他微微张开嘴,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其实,要说也有半年了,气什么的老早就消了,现在不过是一个放不放地下面子的问题,换成以前的叶修和他都是犟死不回头的性子,但现在叶修率先低了头,于是他受到了惊吓。


“怎么?傻了?”


“要……要你管。”语气弱了不少。


“当然要我管了。”叶修笑着说,然后张佳乐看到投影中的叶修突然抬头。


“怎么了?”他问。


“看看门牌号,有没有找错。”


“???”


“开门。”


同时,门廊处,敲门声响起,张佳乐屏住呼吸,看着还在通讯的叶修。


“既然你不回来,那只好我来找你了。”


Fin.

 时间赶QAQ,开学初赶出来,感觉好粗糙

 故事不完整,大家笑着看吧,请用心砸死我(⁎⁍̴̛ᴗ⁍̴̛⁎)

 晚上6点还有一篇1w字生贺!

 

 @贫道法号等离子 下一H接力

评论(9)
热度(301)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