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很忙,更新看缘
叶攻

【修伞】寻物启事

梗自微博,314白色情人节(其实无关)

复建失败品


***


G大男生宿舍楼下有一块公告板,后来不知道怎么,慢慢就发展成了一块失物板,大多数男生都是得了一种丢三落四的病,什么打完球衣服不见了,洗完澡拖鞋不见了,太常见了。


于是,有人就开始在公告板上放失物招领,走过路过的男生瞥一眼。


这个方案一出台,就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某日的公告板:


寻物启事:


本人21日下午3点左右在篮球场遗失围巾一条,Loro Piana骆马毛,纯色流苏款,对我非常重要,而且很贵,如有好心人捡到,请联系Q1021xxxx,或者交与大三计算机办公室。


经常“闲着没事”乐于助人的张佳乐同学偶尔会看看公告,今天的他看到这条消息后,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丝什么,某人不是昨天捡到一条围巾吗?


正巧,黄少天从旁边路过,张佳乐拉住黄少天,“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我很忙!”


张佳乐指了指板上的公告,问,“昨天老叶是不是捡了条米色围巾?”


“啊?有吗?”黄少天一脸迷茫,陷入沉思,“啊!我想起他昨天是捡到一块布的,后来被他用来擦篮球了,昨天被老韩不小心砸翻了可乐。”


“!”


张佳乐大惊失色,“你知不知道这块布有多贵!”


“…关我什么事!”黄少天冷漠,“是叶修干的!还不知道是不是呢,先去问问。”





得到结果的张佳乐一脸痛心疾首,“你知道你造了什么孽吗!这价格!!!”


叶修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跳动,握着鼠标的手“哒哒哒”地点击,耳朵上的耳机半挂不挂。听到张佳乐的话,他稍稍将注意力从屏幕上转移,但真的只有一点,耳机里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


“老叶人呢!快快快!!!要死了!!!”


“急什么。”叶修不急不慢地操控着人物移动,一套技能打下来赏心悦目,让张佳乐差点忘记了来意。


“不对,我问你话呢!”


“嗯......”叶修显然是已经解决了游戏上的问题,转过身子沉思半刻,然后从一边抽出一张纸“刷刷刷”写了点字,递给张佳乐,“你一会去上课的时候,帮我去贴在下面。”


张佳乐显然对叶修的行为表示质疑,“你不去送?”一边说着一边展开纸,当他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嘴角抽搐。


“有你这样的人吗……”


“我捡到的,让他自己来领啊!”叶修理直气壮。


“……”张佳乐无语,“反正我只是一个跑腿的,不对,我为什么要帮你跑腿!”他后知后觉。


“大家同学一场,互帮互助对吧。”


“……“


张佳乐泪,难道是平时被虐惯了,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那么m......




苏沐秋这几天闷闷不乐地,用妹妹的话来说就好像是“发现自己被三后,然后强制离婚的正室”般,失魂落魄。


苏沐秋汗,问,“你最近又在看什么片子。”


苏沐橙眼睛一亮:“《我是时光,你是谁》强烈安利!一个有关人性道德爱情亲情友情、八礼四仪的直击灵魂文艺片。”


“……”


苏沐秋习惯性地往公告栏看看自己贴的寻物启事,这几天企鹅,办公室都没有人联系,他几乎是已经放弃了希望,也只怪自己当时没有注意。


嗯?


习惯性一瞥后居然发现公告栏那里人还蛮多的,还有好几个对上面的内容指指点点,苏沐秋起了好奇心,决定凑上去瞅瞅:


失物招领:

篮球场捡到一屎黄色围巾,音乐系男生宿舍5楼529


苏沐秋:#


稳住,不能生气。


等他跑到音乐系宿舍楼下已经将近21点了,算了下时间,应该来得及,他想。


气喘吁吁地爬到5楼,已经是累地半死了,他寻着门牌号看,524......527,528.....


529!


苏沐秋缓了缓气,看到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连敲门声都有些急促。


屋内,叶修心不在焉地听着黄少天瞎逼逼,操控着人物做了几个系统设定的动作。


“叶修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嗯嗯,听听。”可以说非常敷衍了。


当期待已久的敲门声响起时,叶修嘴角勾起一个显而易见的微笑,要是有其他相熟的朋友在身边的话肯定要大呼“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少天,”叶修打断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我和秋木苏大概会晚点上线,你叫文州他们别等我了。”说完,不给黄少天发言的机会,非常迅速地切了语音,起身开门。


苏沐秋手刚举起啦准备敲下时,门一下子打开倒是吓到了他。


他粗粗打量一下这位发布了“文笔极极差”所谓音乐系的男生,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恶毒”形象。


稍稍有些凌乱的黑发,皮肤是一种透明的白,显然是长时间呆在室内的缘故,眼睛里的神采带着一种莫名的熟悉,配合着全身散发的懒散气息,心中的异样愈发加重。还有目测178的身高让他突然想到最近的微博热搜 #据说178的男生最受欢迎#


苏沐秋拉回注意,开口,“你好,我是计算机系的苏沐秋,刚刚看到了公告栏下面的失物招领,”他显然是想到了那“粗俗”异常的描写,“应该就是我的围巾。”


“苏沐秋?”


苏沐秋莫名其妙地听着眼前的男生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


“嗯?”他又看了看手表,离约定的九点半越来越近,他的语气中带上了急切,“我有急事,可以......”


还没说完就被男生给打断了,他把宿舍门全开,示意他进来,“你自己看吧。”


苏沐秋进门后一眼就看到了在自家当宝一样的围巾可怜兮兮地搭在一箱泡面上,可见放他的人有多随意,他眼角一抽,拿起时,一股异常熟悉的味道飘进他的鼻子。


“哦,忘了告诉你,那天我们打篮球不小心泼了可乐在凳子上,你围巾就在那,我带回来后忘记洗了。”


苏沐秋右眼皮,左眼皮,太阳穴齐跳,不停告诉自己冷静。


那男生还没有停止说话,“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


谁他妈要听你介绍,我没一枪崩在你头上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我叫叶修。”


叶修你妹,我还苏沐秋呢!


等等...


“叶修?!”他猛地回头,“一叶?一叶之秋!”


“啊,”叶修指了指亮着的电脑屏幕,苏沐秋顺着方向,熟悉的界面上熟悉的人模,还有逼死强迫症的名字都大咧咧地告诉他一个事实——


他,苏沐秋,和网友,兼好搭档,兼暗恋对象,猝不及防下,面基了,而且,似乎,对方是知情者。


苏沐秋觉得1分钟前还在担心会迟到,鸽了一叶之秋的自己是个大傻逼。


怪不得,很熟悉的感觉,记忆里的声音和面前的人重叠起来,怪不得,他会不由自主地吐槽,会炸,完全不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


原来,原来!


叶修见苏沐秋呆呆的样子,有些好笑,“怎么?傻了?”


还是没有说话。


“生气了?”叶修这次的口气带上了小心翼翼,“我赔你一条嘛。”


说到围巾的事情,苏沐秋就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的文学素养!什么屎黄色!是驼色好吗,驼色,说米色也就罢了,你…你什么形容!”气死,还丢脸。


这么一打岔,原本不自在的气氛倒是消散了不少,叶修也笑:“我觉得很贴切啊。”


“而且...要是我没记错,这条围巾是我前年寄给你的生日礼物吧。”


靠啊!看破不说破好嘛!人情世故呢!苏沐秋在心中呐喊,表面当然不能这样:


“又怎么样!”嘴硬。


“这条围巾那么贵!我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才这么急的!”嘴硬死了。


“这样啊。”叶修若有所思,“按你的性格也有可能的。”


见叶修好像是接受了这个原因,苏沐秋内心又有些失落,但是面子不能丢:“不然呢!”


语气显得很虚,中气不足。


叶修没有再反驳,反而是从衣柜里掏出一个扁平的盒子,递给苏沐秋。


“什么东西?”


“生日礼物,正好亲自给你。”叶修轻描淡写的语气却惹得他一颤。


打开盒子,又是眼熟的物件。


蓝灰色的围巾,摸上去质感应该是羊绒,从这包装盒看就知道又是一条“宝”。


他把合上盒子,递还给叶修。


“?”


“太贵了,我不能收。”


他想到2年收到礼物,苏沐秋不懂奢侈品,是后来苏沐橙看到后,从网上搜出的价格,当时吓地差点打翻水杯,这一条围巾的价格在当时可以是他们兄妹半年的生活费。


之后他在游戏上对一叶之秋表示要送回来,对方没有理彩,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但是苏沐秋一直记在心上。


叶修直接打开盒子,把里面的围巾拿出来,不由分说地往苏沐秋的脖子上缠,动作间还威胁道:“给我安分点啊。小心我勒死你。”语气三分夸张。


脖颈上柔软的触感让他愣住,然后他听到了叶修的解释:


“这条不贵的,我也不懂送别人生日礼物什么的,都是请我弟买的,专门让他给我挑了一款经济实惠,嗯,你的最爱。”


苏沐秋:“……”,他感受到了来自阶级的歧视,呵,有钱人资本家。


“嗯,我的眼光不错。”


“……”据你所说,这围巾似乎不是你挑的吧。


“还玩吗?”叶修自然而然地问,没有一丝不自在,带着苏沐秋也迷迷糊糊、莫名其妙地坐了下来,用叶修的备用电脑投入了伟大的电竞行业。


事后,苏沐橙恨铁不成钢:“哥啊,你完了,被叶修牵着鼻子走。没出息。”


等苏沐秋被叶修送到自己宿舍楼底下的时候,哲学性问题一拥而上——


“我是谁?”“我在干嘛?”“我刚刚在干嘛?”“不,这不是我的真实意图。”“等等,这围巾这么就到我脖子上了。”“还有,我的可乐味围巾呢?”


“这个进度是不是太顺了?”“还有,我原本的目的?嗯嗯额?”


苏沐秋在路人的注视下,几乎飘回了宿舍,扑到床上。


“叶修啊……”


Fin.

段子型,结尾以后再开新文补

躺尸作者求关爱,红(心)蓝(手)绿(评)一起来吧


注:Loro Piana,顶级奢侈品牌,Grande Unita系列祕鲁骆马毛围巾,市场价:36000。(这个价格还不是 Loro Piana围巾里最贵的)


评论(14)
热度(323)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