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Glory Dynasty/叶周】电光蓝

20180529叶攻生日企划

字数:8615

我流色击梗Color Cash,狗血与天雷并存


***


01

这个世界有一类特殊的人,这些人生来只能看到黑白两色,直到遇到命定的另一半时,他会看到世间万物本有的颜色,这种现象被称为——色击(Color Crash)。而遇到的自己的另一半叫做灵魂伴侣(soulmate)。


色击通常是同时发生,延迟的状况通常不会超过一天。


但是,只是通常。


周泽楷没有研究过色击患者的比例在地球上占有多少,但是他知道,在职业圈两百多人中,色击患者不足五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世界千千万万的人中寻找属于自己的soulmate无疑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大多数色击患者只能在黑白两色中度过余生,而那些找到自己另一半的人,幸运程度不哑言表。


周泽楷生来腼腆,也不会和其他色击患者一样怨天尤人,当初在父母的陪伴下接过这一纸认证书时,懵懵懂懂间他知道,自己这一生注定留有遗憾,一步之差,天堂地狱是两个世界。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随缘的人,直到他发现内心深处的不甘是那么强烈,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宁愿把自己点燃,也不愿意宣泄出来。


这个性格终究会留下无数隐患,他一直知道。


02


恰逢第八赛季初,苏沐橙从楚云秀那儿得到几张门票,楚云秀在qq上依依不舍不舍依依,如果不是那一天正好有比赛,她绝对会抛下一众队友自在逍遥去了。


苏沐橙于是笑纳了。


她也有比赛,但是恰巧嘉世那一轮的对手是轮回,展会的时间在周日,而常规赛是周六晚,恰恰好赶上。


“叶修你陪我去!”苏沐橙兴致勃勃地拉住叶修。


叶修彼时正操纵着小战法在一堆人里上蹿下跳好不热闹,“什么呀?”


“s市新建的珠宝展厅,据说这周日有真的‘帕拉依巴碧玺’作为c位展出!哇我的梦中情人!”女孩子天性对亮晶晶的珠宝情有独钟,苏沐橙也不例外。


“什么东西?”叶修完全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你跟着我就好了!”,小姑娘言之凿凿,“云秀给了四张票,不能浪费!”


叶修在这方面向来无所谓,“哦”地一声随意应下,后来倒是想到了什么反问她,“那还有两张票呢?”


“嗯......”苏沐橙沉思片刻,此时嘉世与叶修之间的关系岌岌可危,自然不会去考虑他们,她最后握拳敲章,“那请轮回的人做向导好了!逛完展会还可以去周围逛一圈。”


“这么闲?”叶修感叹,完全不能打击苏沐橙的热情。


这份热情大概延续到了比赛中,苏沐橙的状态极好,和叶修硬生生从轮回手里抢回了团队赛的5分。


女人的潜力真是无限。赛后某队长对另一队长语重心长地感叹。


站在不远处的其他队员看见了也不过去:“瞧,叶神又在带坏队长了。”


03


叶修绝对不是一个对旅游逛街有兴趣的男人,每次苏沐橙回头问他的时候,只负责点头说好。苏沐橙显然也知道他这个德行,转头和江波涛说到了一起,两个人津津乐道地谈论起展会后的行程,把后面因为沉默有余而显得呆呆的周泽楷留给了懒懒散散跟着的叶修。


“没想到小江这么懂。”叶修永远跟不上苏沐橙的脑洞。


“……”周泽楷一如既往的沉默。


“没想到小周你跟来了。”叶修向来视尴尬为无物,一般人放在周泽楷旁边绝对会被逼疯,这是由蓝雨剑圣黄少天亲身体验得出的结论,当时说给叶修听的时候一脸苦大仇深。


“你简直不知道周泽楷这小子多臭屁。”


叶修当时白了他一眼,“小周那么乖。”


“我没想到叶修你是这样的人!你个颜狗!我们的友谊呢!”


“呵呵。”


“……想来。”周泽楷倒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叶修的问题,然后看着车窗外的场景补充一句,“到了。”


彼时第八赛季轮回虽然劲头十足,可毕竟还没有冠军在手,周泽楷的出行也还没有那么“艰难”。


进了展馆,苏沐橙没有直接奔向自己心心念念的展台,和叶修三人分散了,约定了中午11点在门口集合,手机联系。


叶修举手,“我没有!”


苏沐橙说,“那你跟着我。”


“不好吧,你就把小周和小江晾着?”


江波涛在一旁连连摆手,“叶神和苏姐去吧,别管我了。”


叶修没有答应,“我和你们在一起吧,沐橙你自己去好了。”


江波涛想说什么,倒是苏沐橙的话把他堵了回去,“那更好,反正问你也不懂,一点也不会说话。”看样子还挺高兴的。


江波涛在心里想:叶秋和苏沐橙的关系果然不一般的好。


“那我陪苏姐吧,”他最后说,“怎么样我们也是东道主。”更加不可能让周泽楷去!他也在纳闷为什么周泽楷会答应一起。


“行。”


等看这两人离开后,叶修转头看向周泽楷,语气饱含期待,”那……小周,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网吧!”


“……”


“难道你也想看这个珠宝展?”


“……周围没有网吧。”周泽楷的话打破了叶修某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算了,我早应该知道了。”他没有多失望,显然是早在意料之中,“呃……我记得小周你是看不见颜色的吧。”


“嗯。”


职业圈来来回回两百多号人,一圈人八卦也基本被扒光了,周泽楷和叶修都是圈里人熟知的“色击患者”。


所谓宝石的魅力就在于它们绮丽绚烂的颜色光泽,而这对那些看不见颜色的人来说,所有的除了形状外就没有区别,没有看的意义,叶修这么说没有问题。


“前辈不也是吗?”周泽楷反问。


叶修说,“是啊是啊,那有什么关系,倒是小周你那么受欢迎。怎么还没被crash过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因此错过了这沉默后辈的眼中闪过的一丝光芒。


有过啊。


他在心里说道。


等叶修和周泽楷一个一个玻璃柜看过去,途中还遇到了苏沐橙,看样子是很惊讶,惊讶叶修居然没走。她笑嘻嘻地把手伸出,手腕上戴着新买的手链,“好看吗?”


“好看。”态度很诚恳,语气很敷衍。


显然苏沐橙也没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其他东西,“算了,反正你也看不到颜色。”


“那我去中心馆了,一会儿有场show。”


“嗯,一会见。”


叶修停在中心最里面的一个玻璃柜前,耳边是馆内解说员喋喋的介绍:


“电光蓝是帕拉伊巴碧玺的专属色彩,因其蓝绿色闪耀着电光火石般的霓光而得名。它并不需要借助某种琢型来增强光彩,即便微弱的光线也难以掩盖它的霓虹光芒。”


“……市场上少见真正的帕拉伊巴,在国际证书的检测中,对帕拉伊巴的颜色有着十分严格的要求。”


“……可以说,帕拉伊巴这种宝石珍贵的原因不止是其产量稀少,更是来源于她那无可取代的色彩。甚至有人评价它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宝石。”


就是叶修也被讲解员的形容吸引了,周泽楷看着叶修不同于经过其他展柜时,微微弯下腰,似乎想极力看清这倾城之色。


周泽楷没有去看这宝石,如果有人从头到尾注意周泽楷,就会发现他的目光落点最终都停留在面前的人身上。


三年前,周泽楷刚出道,第一次见到叶修,惊鸿一瞥,第一次经历ColorCrash。


而在crash的两个月后,颜色褪去,硬生生地从他世界里被剥夺。


是一场轮回和嘉世的比赛,他在后台听到了苏沐橙和叶修的一段对话。


“你又躲在这里抽烟,要是被主席知道了又要教训你了。”


“唔……”然后是细细碎碎的声音,苏沐橙的声音又响起,“这是粉丝送的?”


“嗯。”


“真的是有心了他们,要是被他们知道你看不见这种颜色说不定多失望呢。”


“红色啊……看不到太让人遗憾了。”


后面的话他再也没有听进去,反而是不停加速的心脏蓦然下坠。


叶修他看不见颜色。


宛若老式相机缓缓析出的黑白照,色彩离他远去,他根本无法挽留。


他后来无数次想,如果他早一点告诉叶修他被他色击了,情况会不会好转。


但是他不敢。


他不知道其他色击患者间的soulmate是怎样的情况,难道不是只有soulmate才会触发色击这种现象吗?


那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他?


可无论他怎么想象重来的情况,一个事实都没有改变——


叶修没有被crash。


所有的不死心都在随后几年被打碎,无论他再看叶修多少次也没能再次触发色击。


可现在,时隔三年——


他看到了。


浓墨滴落在水中一瞬间渲开,和三年前一摸一样。


色彩充斥了他的视线,刹那的宝石光亮,周围游人颜色鲜嫩的衣服,鲜亮的黄色,热烈的红色,澄净的蓝色,还有,还有他从没见过的黑色——


不同于曾经见过的黑色,一点光亮落入其中,添加几分灵动,下垂的眼角又硬生生地破坏了这份活跃的灵气,徒增几分懒散。


从没想过曾经见惯的黑色却有这样的风采,颇有相由心生的意思。


明明只是如此淡色调的颜色却蕴含无数力量,无意间引燃的却是滔天业火,他恍惚间仿佛看到那个一杆却邪铸王朝的一叶之秋。


那是——帕拉伊巴的碎光倒映在叶修睛中。


周泽楷在叶修的眼睛中看到了世界。


“小周怎么了?”那个人侧过脸看着他,一脸疑惑。


没有一点点色击后的瞳孔收缩的症状,一点点也没有。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对色击者更多还是残酷啊。”


周泽楷由于色彩而愉悦勾起的嘴角再也抬不起了,他垂下眼眸,面部肌肉在记忆下露出一个属于周泽楷的腼腆的笑容。


他说,“没什么。”


只是天意又一次弄人罢了。


04


“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他周泽楷前世何德何能造出这一世孽缘。


他一直知道,那个人骨子里温柔带着利刃。


可如果你走不到他的心,非死即伤,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所以他一直在害怕着,害怕被叶修发现他的秘密,发现他被色击的事情。


他知道被发现的后果是什么。


开着玩笑地拒绝?温柔地拒绝?最终的结果都是被疏远。


而他不想被拒绝。


宁愿自己受着自己狭小的乌龟壳,甚至不敢试探。


05


“小周?”


叶修有些惊讶得看着站在走廊里的周泽楷,明明比他还要高上小半个脑袋,却是低着头,看样子实在是局促不安,让人不忍心去捉弄。


“其他人呢?”叶修前后探探,没有看到一个人影,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人,“你在等人吗?”


“不是……”周泽楷说,他微微张开嘴,话还没准备出口,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领队。”喻文州从后面走出,“有空吗?”


“啊——”叶修短促地回应一声,“也找我?”


喻文州这才把注意从手上拿的册子中挪开,“周队?”语气也带着惊讶,似乎没想到这位枪王会单独找叶修,“不好意思刚刚没有注意。”


“等会能到我房间来一趟吗,关于下一场的对手,我有一些想法。”


“你们先。”


“那我一会再过去。”


两人同时说话,倒是让喻文州落了个尴尬处境,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对喻文州说道,“小周难得找我一次,晚上我再去找你。”


“好,那我先走了。”喻文州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临走之前微妙好奇的眼光在这两人间徘徊。


在拐弯处眼角的余光扫去,两个人虽然一高一矮,明明应该是南辕北辙的性格,可自有一份别人插不进的氛围。


叶修和周泽楷......似乎都是色击者呢。


有点意思。


07


叶修急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虽然看上去仍是平时一幅散漫的模样,唯一区别就是这时全身上下似乎都萦绕着一股压抑的气息,苏沐橙认识他十几年,在她的记忆中,叶修这是动了真怒,到现在也只见过两次。


一次是苏沐橙刚出道那会儿被嘉世的黑粉骂得一文不值的时候。


另一次就是现在。


“怎么回事?”叶修发问,他不是第一个赶到医院的人,后面还有好几个人在过来的路上。


“被上一场比赛的极端粉丝恶意堵截。”喻文州隐晦地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主要是这里的场景不允许他们大放厥词,之后的事宜肯定有专人处理,这种情况下他们更不能被人抓住把柄,落人口实。


“嗯,”叶修也明白这层道理,“有没有受伤?”这是问苏沐橙的。


这次恶意伤人的事故主要的目标就是今天出门逛街的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个女生。苏沐橙主动拉住叶修坐到座位上,温声道,“我没有事情啊,还是多亏了孙翔。”


叶修闻言又望向喻文州,喻文州会意,“孙翔也没有大碍,只是......”


他显得有些疑迟,就连经常挂在嘴边的微笑也显得危险,“他的右手肘保守估计骨裂。”


叶修心头一沉,虽然骨裂愈合后通常没有后遗症,可这时间是决计不能用手了,更别提比赛了,而孙翔一直是他们比赛中非常重要的一员。


就在这时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到了,周泽楷和黄少天来得最快,在路上就听同行的剑圣了解了大致情况,作为轮回的队长,他肯定是最关心孙翔的伤势。


叶修想他所想,没等他开口询问,就简单概述了一下情况。


知道孙翔手受伤后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周泽楷沉默半响突然开口,“我们要拿冠军。”


虽然是莫名其妙的话题,可包括叶修在内的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在短暂的一愣后,叶修说,“对,冠军,我们就拿一个给他们看看。”


再用冠军,狠狠地打脸。


医院一直是一个让人压抑的地方,充斥着生死,每分每秒都有人面临崩溃。


周泽楷有些不安,这漫天的白色让他想起了色击前的那段时间,黑白单调,总是是现在能看到颜色也无济于事,反而进一步地扩大心中的恐惧,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现在就靠在他的肩膀上,昏沉沉地睡着,浓重的眼袋却让他不由得心疼。


现在留着的只有叶修和他了,叶修是作为领队,而他是作为队长,其他人已经先行回去了,纵使是有这么一重意外,比赛也不会暂停,他们需要时间休息调整。


突然间他感到了肩头一松,果然是叶修惊醒了。


“嗯?我睡着了吗?”他用手揉着眼睛,语气三分刚睡醒的腻。


“嗯。”周泽楷低低地回了一句,不敢和他对视,周泽楷最怕见到他眼神中黑白色的世界。


“孙翔呢?”


“总局的人在里面。”


“行吧,”叶修起身,“看来也不要我们陪了,打个招呼就走吧。”


虽然孙翔是一副“老子不需要你们关心”,但很明显地是外强中干,因为手术的缘故脸色有些发白,叶修走之前倒是郑重感谢了孙翔“见义勇为”保护女生的行为,说得他一愣一愣的,连日常放狠话的任务都忘了。


等两人回到酒店,“怎么了?”叶修进房间前看着面上带着忧虑的后辈,问道。


“孙翔......”


“会没事的,这不还有我吗?”


年轻的枪王罕见地露出迟疑的表情,不善言辞的他无法表达藏在心底的那份愤怒。


然后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沐橙说,如果我想安慰一个人,千万别说话,给他抱抱就好了。”


“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周泽楷闭上眼睛,他等待这个拥抱很久了,久得几乎不记得多年来的等待了,原本应该是温馨的一幕,他却只觉得心酸地想落泪。


08


黄少天在进场前把水瓶当作刀架在叶修的脖子上,“老叶我可说了,要是我们输了全赖你身上啊!”


“呵呵。”叶修一脸天秀。


由于孙翔的受伤退出,最终在孙翔磨牙的声音中决定由国家队的大龄补位选手叶修参加总决赛。


事故发生的突然,训练时间也只要短短几天,好在平时练习时叶修就会经常着手操练他们,彼此之间也是相当熟悉的,就是叶修对于一叶之秋的磨合也是熟练工。


赛前的气氛总是压抑的,但在这样氛围中,国家队的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像黄少天之流的人还有开玩笑的心思。


“都准备好了吗?”叶修问道。


点头的点头,说话的说话,都是表示确认。


“那么,一起去赢下来吧!”叶修说,“可不能被孙翔那小子笑话啊。”


“那是当然!”


十三只手叠在一起,最简单的鼓舞——


“冠军!”


09


小说里经常会有描写的主角带着蛋蛋忧桑地站在阳台上45度仰望月亮,等待另一个主角的出现,然后进行一次深入的交谈。


现在叶修站在阳台上,热得想打人,背景音是黄少天的呐喊,“给我的啤酒加点枸杞!”


领队大人叹了口气。


“小周怎么没被那帮人拉住啊?”


周泽楷从后面走出,和他并排站在阳台感受苏黎世夜晚干燥的天气。


“不想。”


“哦。”叶修应了一声也没再说话。


周泽楷这才发现他与平常有些不同,脸上微微的熏红,眼神有些迷离,没有实际的焦点。


“前辈?”他疑惑地问。


“没事。”叶修按了按太阳穴,“就是被少天灌了点酒。”


周泽楷之前是看到的,方锐等人起哄让叶修喝下了一小杯红酒,真的只是一小杯。他突然有些想笑,虽然电竞选手酒量差是众所周知的,但是能差成这样的也是绝世罕见了。


“你想笑就笑吧。”


“没有......”周泽楷立马否认,然后发现这回答简直是掩耳盗铃,他情急之下只得随意找了个话题。


“前辈怎么知道是我?”


“嗯.....我肯定不会认错你的。”


没有一点点防备,这句话落入他耳中不亚于惊雷,谁也不是懵懵懂懂的小男孩,对说出的话都有深刻履行的意识。


但他还是不敢,张口刚想说些什么,结果被叶修摇摇晃晃的姿势吓到了。


“抱歉啊小周,要你带我回去了。”


好在庆功会就在所住的酒店了,周泽楷扶着叶修回去的时候一路畅通无阻,唯一出的小意外就是在经过一众国家队员是遭到大规模起哄,其中以方锐张佳乐为主。


黄少天?自己玩脱了,在厕所吐着。


方锐笑嘻嘻地拍了拍叶修的脸,非常自豪地趁人之危,“啧,废物老叶,周泽楷好好教育教育他。”


“就是!我看这人窥看周队美色好久了,周队不要心软啊!”楚云秀在一旁添油加醋。


就是向来是谦谦公子的喻文州也同样给他眨眨眼,人设崩塌。


周泽楷完全诠释一个安静美男子应有的状态,以懵懂的微笑面对一切。


只是心里想,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就好了。


叶修被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扶到床上,而周泽楷则蹲下来任劳任怨地帮他拖鞋,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


“周泽楷?”


“嗯。”


“周泽楷,小周。”


“叶修你喝醉了。”


“……可能吧。”


“……”


“你要回去了吗?”叶修看样子是清醒了一些。


“嗯。”


“再陪陪我吧。”叶修开口,似乎笃定了周泽楷不会拒绝他一样,自顾自说了下去,“有点舍不得啊……我这次回去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我知道。”周泽楷低低地回了一句。


叶修显得有些惊讶。


“我之前听到你通话的内容。”


“怪不得......”叶修想到那天门口周泽楷的眼神,恍然大悟。


一时间没人再说话,叶修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你知不知道我很不喜欢红色?”


“……不知道。”周泽楷撒了谎,也不知道叶修提到这个话题的意义,对他来说颜色一直是一个执念,所谓的灵魂伴侣也不过是欺骗。


“讨厌啊…..为什么我偏偏看不见红色呢?明明是…..”叶修的声音越来越低,居然是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


周泽楷抿着嘴,他自己也喝了酒,虽然没有叶修醉得彻底,但脸上也带着醉态,可能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更加放松,在叶修睡过去后,周泽楷想起身离开,没想到眼皮越来越重。


到最后几乎是没有意识的,和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一样,爬上了某人的床。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一夜好梦睡得心满意足。


早起日常蒙蔽,在记忆最后停留在叶修那张脸,周泽楷瞬间清醒,猛的起身,由于幅度过大,甚至撞倒床头柜上的一叠文件。


叶修已经不在房里了,周泽楷起身仓促整理文件,心虚地把它们叠在一起,动作间一个词语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看到的瞬间心头一跳。


他动作缓慢地抽出这一张纸,一张体检报告。


他知道的,这是叶修替换孙翔出场前,举办方要求做的体检报告,主要目的是为了检测他是否有服用兴奋剂之类的药剂,周泽楷自己也有一份,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


“体检者已被色击。”


他心头一突,体检报告上明明白白写了这份报告的主人。


可是......可是,不可能啊。


周泽楷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但如果不是确定叶修不能看到颜色的话,他是不可能将这藏得那么深,就是国家队也只是在起哄,说的话也是真假难辨。


可这面前一纸报告却将他所有的坚持打碎,他甚至不能确定引起色击的人是不是他。


可是......


心神俱荡的情况下他重现定睛才看到下面的备注——


“备注:在色击情况下出现先天色觉障碍,检测结果为红色盲,暂无治疗方案。”


“红色盲,又称第一色盲。患者主要是不能分辨红色,对红色与深绿色、蓝色与紫红色以及紫色不能分辨。常把绿色视为黄色,紫色看成蓝色,将绿色和蓝色相混为白色。”


周泽楷关闭手机,久久没有动作。


真是,太可笑了。



10


叶修回到房间后和周泽楷直棱棱地对上。


叶修是有些惊讶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泽楷从来不和他对视,叶修也旁敲侧击问过,答案也不得而知。


“小周......”话头在看到周泽楷手上拿着的体检报告结束,“这个?”


“色击,是谁?”周泽楷问。


“是我吗?”语气中带的期翼就是情商低至叶修也听得出来。


叶修沉默地看着他,一双眼里黑墨涌动,可周泽楷在其中看到了一点蓝光。


蓝绿色闪耀着电光火石般的霓光,不需要借助某种琢型来增强光彩,即便微弱的光线也难以掩盖它的霓虹光芒。


这种颜色,只需一眼,就会一见钟情,仿佛被闪电击中一样,无法移开目光。


帕拉伊巴碧玺的专属色彩,霓虹般的电光蓝。


“是的呢。”


“可我一直以为你没有。”


“……”我才是这样以为的。


叶修笑,“所谓的soulmates是连想法都一致的吗?”



11


江波涛绝望地掏出手机,感觉闭着眼睛都可以敲出这段电话号码了。


通话很快被接通了,“小江什么事?”


随着男声传出的还有霹雳啪啦的键盘声。


“叶神,小周在拍广告......”


叶修马上了然,对于这种事情他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好的,电话给他。”


自从世邀赛结束的第二天确定过眼神后,叶修惊讶地发现周泽楷仿佛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审美突变。


大概是长时间的压抑生活导致了现在的性格突变。


叶修心疼极了。


而在他们身边的人痛心非常,“明明就是变态了好吗?!”方锐捂住眼睛、发出心声,被叶修无情地镇压。


色彩斑斓的夏威夷风格的大衣,配上来自闪着五彩荧光色的鞋子,周泽楷就是天仙也很辣眼睛好吗!!!


当初还被粉丝拍到发到wb,幸亏轮回公关处理迅速,否则绝对出现大批掉粉事件。


是的,自从那时开始,周泽楷放飞了自我,以前不敢把色击过的事情展示出来,但是面对缺席二十几年的颜色抱有天生的新鲜感,最终体现在什么颜色都往身上套的地步。


而叶修.....


苏沐橙小姐曾经说过,叶修此人,无论你问他什么有关时尚的问题,他都会回答说好。


于是就是在叶修的纵容之下,周泽楷甚至将魔爪伸向了赞助商爸爸的广告了,曾经那个听话帅气的小天使再也不见了,也不是说周泽楷任性,但是认谁看到周泽楷被否认审美后难过的小眼神都于心不忍,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大罪孽一样。


后来不得已只能打扰远在b市的叶修,叶修此人也很坏。


不然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每回都要在不同剧组发生,每次周泽楷一装可怜这件事件就这么过去了,也就是别人不了解罢了,每一个广告都去跟拍的江波涛表示——


这他妈都是套路!这两人玩的那么开心!


狗屎情趣!


FIN


 今天我生日呐!!!求个祝福,喜欢就点个爱心!


最后给大家看一下,超漂亮!!!电光蓝赛高!


“碧玺之王”——帕拉伊巴碧玺,价值可以与钻石、红宝石相抗衡。


可以说是手撕钻石,脚踏红宝了



Kelly Xie Fine Jewelry 18K白金镶嵌帕拉伊巴碧玺戒指




评论(22)
热度(260)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