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很忙,更新看缘
叶攻

【叶喻】缄默——2018高考应援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江苏卷:解读语言传递

花自语,鸟有语,生活处处有语言。生命也可以用语言来解读,雕塑、基因……都可以用语言来传递。语言丰富生活,语言诠释生命,语言传承文明。请根据所给材料作文,自己拟题,问题不限,诗歌除外,不少于800字。

预警:叶喻这对在我眼里大概是那种,不用说话也能交流的神仙吧orz


***

1.


常规赛第二十一轮,嘉世对蓝雨2:8惨败,虽然不至于剃了光头,但从整场比赛来看,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可以说是很惨烈了。


没有夸大的成分,但是这对于蓝雨来说,这不是一个很值得骄傲的成绩,如果是和前三赛季的嘉世比赛能有这样的成绩,大概要高兴疯了吧。


蓝雨的氛围向来比较自由,复盘结束后该干嘛干嘛,作为队长,喻文州从来不会干涉这点。


从比赛场地回来已经是晚上十来点了,俱乐部定的酒店一直的是两人标间,等喻文州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时,有些惊讶地看着一副即将出门装扮的黄少天,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


“少天出去啊?”他问。


黄少天从来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而且一慌就容易脸红,这和赛场上的被称之为“妖刀”的形象大相径庭,这点被某个人取笑了好多次。他嗯嗯啊啊了好一会儿也没编出个恰当的理由,干脆就把手机往喻文州眼前一送,“队长你自己看吧。”


H市,和黄少天关系好到可以半夜约出去的朋友,掰掰手指也就那一个,果不其然,手机界面停在QQ聊天界面上,备注是“臭不要脸叶秋”,最新的聊天记录是一个地址。


兴欣网吧吗……


“都是老叶啊!他非要拉我帮他打副本,我就想大家都是朋友嘛,两肋插刀对吧,队长你放心,我一定要在他肾上插出血来着!”黄少天见喻文州没多大动静也松了口气,乱七八糟的又讲了一堆。


“对了队长你要不要一起去啊!我们一起去看看那家伙现在在搞什么?”


喻文州顿了顿,然后缓缓摇头,“不了,”他指指自己的头发,“头发还湿着呢。”


黄少天不再疑他,“那我先走了!队长你先睡吧!我估计得要很晚很晚才能回来!”


喻文州看着酒店的门碰的关上,然后呼出一口气。


2.


如果在职业选手群内部评选出关系异队最好的两个人,那么叶修和黄少天绝对可以说是榜上有名。


叶修身上有一种非常扭曲的人际关系,似乎是人人都怼,可却不得不承认他和那些人的关系都不错。但是如果换成是喻文州,所有人都说他谦谦君子,可真正关系好的充其量只有蓝雨一众,其余人似乎是和他隔着有一层膜。后辈畏惧这位笑面狐般的“阴谋家”,同期和前辈的交流间也是平平淡淡,仅仅能夸赞他语言得体。


明明是看上去是风牛马不相及的性格。


谁也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喜欢叶修。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虽然有些玄乎,但是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的性格,让他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不敢开口,他根本不想听到拒绝的话,如果拒绝,那么他宁愿不开口。


他一直是这样,从小被父亲说着死鸭子嘴硬,成年后带上面具,可内壳还是那个没有变化的臭小孩。


3.


这又算是什么?


凌晨一点“失魂落魄”地在街上游荡大概率会被当成失足少男吧。


他干脆就走到了嘉世隔壁24小时营业的全家,透过便利店的玻璃能一目了然地看到对面网吧的情况。


冬天室内的玻璃上总是覆着一层白雾,棕白色的细沫附在吸管周围,他无意识地搅着从前台买来的热可可,很显然,这位购买它的主人并没有喝的意愿,喻文州出于不能空手坐在便利店里的念头才随意购买了一样。


事实上,和喻文州亲近的人都知道,这位蓝雨的队长很不喜欢咖啡、可可这类的饮品,原因至今没有人知道。


但所有和叶修相熟的,甚至只要是打过几场比赛的人都会知道,这位前嘉世的大神,特别特别地喜欢喝可可,原因大概除了苏沐橙之外也没人知道。


很巧的是,没等他开始飘散思维,对面网吧的大门就被推开了一条缝,然后从里面走出一个人,脑袋上戴着熟悉的帽子,脖子上是昨天晚上他专门提醒全队要带着的围巾,当时只是觉得H市的湿冷会让人受不了,以备不需,没想到他的这位副队长倒是正巧用上。这光是头上的装备就捂的严严实实,怎么看觉得鬼鬼祟祟。


结果,跟着出来了的一个人阻止了喻文州起身的动作,甚至还有意地移到了对面两人看不到的视觉盲区。


太大意了啊。


喻文州不知道是在懊悔自己冲动下的行为,还是在说眼前这个情况,但是不变的都是他心中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


人有总是有七情六欲的,他喻文州也不可能避免。


外面的两人并没有多做逗留,说一两句话的功夫,黄少天就裹着外套匆匆离去,喻文州刚想再等等就离开,结果看到叶修进去了没几分钟,就径直走出网吧大门。


还来不及自我安慰,就看着这人穿过马路,这四周唯一开着的就是这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透明的玻璃窗正对马路,靠近之后绝对一眼就看得见里面的情景。


喻文州还在思考如何挣扎,或者说,这种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


一个晃神,便利店“叮咚”的开门声就已经响起,直接就这么对上了眼,而看到叶修的表情后,喻文州内心甚至有一种恶趣味被满足的快感,一时间连尴尬都去掉几份。


这可是那个人少有的错愕。


“文州?”


喻文州还没想好怎么接话,叶修却似乎想到了什么,“我再怎么说也不会拐走你们副队长吧。”他说,“文州你也太爱操心了吧。”他没有问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开玩笑地说出了这种话,但是却避免了很多尴尬。


这样的处理方式喻文州应该是满意的且感激某人的体谅,也不用他再去强行解释,可心中总有一丝不虞。


“嗯,打扰到你了,那我就先走了,应该还能追上少天。”喻文州只能按照叶修这个说法,总不能告诉他,他其实是想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看到你吧,现在看到了,甚至还说上话了,就是时机和时间都不对。


“你等等。”叶修说,然后快步走到前台要了一包烟,“出来买包烟。”他特意解释道。


接着他拿着烟,对喻文州指了指外面,“下雪了。”


窗外果真是飘起了白色细碎的雪,12月的h市半夜里一直很盛行下雪。


“……我买把伞吧。”喻文州犹豫道。


“别了,冷死了,”叶修说,“你出来的时候没看天气预报吗?这雪估计还要下一会,去我们网吧坐会儿。”


莫名其妙跟着黄少天给的地址来到这里,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和叶修并排坐在一起,这个发展是喻文州万万没想到的。


“小唐你去睡吧。”叶修进来的时候对前台一个短发女生交代了一句,那个女生只是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一下,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也就是唐柔了,要是换成其他对荣耀职业圈有所了解的人,绝对要大呼“喻文州”了,毕竟他什么伪装都没有。


“少天刚刚来的时候裹成那样不和你现在一样,没有发现吗?”叶修毫不掩盖对黄少天之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表示鄙视,“这个时间谁还会看其他人长什么样吗?”


听到这里,喻文州突然想到,刚刚在便利店,叶修似乎是直接认出他来了,要说是面对面认出是正常的,但那是他也只是坐着,对着的只有一张侧脸,完全不符合叶修现在所说的“这个时间谁还会注意其他人”的言论。


他心跳有点加速。


“坐吧。”叶修扯开前台的另一张椅子,“等雪停,你要是无聊可以玩一把。”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喻文州干脆地接受,“少天刚刚也在这里?”


“唔......差不多吧。”他语气有些含糊,“现在这个时间基本没有上机的,呆着的也是通宵,你不用担心被......嗯,被百万粉丝围堵。”


“我这点粉丝哪里比得上叶神。”


这倒是实话,要是被人知道这个浑身吊儿郎当的家伙就是那个退役了的斗神,无论多晚都会有人上门吧。


可是他退役了啊…...


这么一想他看向叶修的屏幕,结果就看到他拿着一把稀奇古怪的武器,似伞非伞,但这攻击方式却出现了好几种,光是刚刚就有3种不同职业的技能。


“这是......散人?”一个早就作古的名词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虽说是早已作古,但面前这个人不就是那个年代的早古大神吗?还有他没有经历过的事吗?


“唉唉!蓝雨队长注意一点啊,机密武器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叶修没否认,懒洋洋却也明显带着笑意的口气。


“那,打一场?”喻文州同时也是一名职业选手,虽然pk欲没有黄少天那么强烈,但对这种只出现“传说”里的职业也显得跃跃欲试。


“你有账号吗?”叶修毫不犹豫地打破了这个幻想,“我现在可以一清二白,没有账号卡提供。”


这是个问题,喻文州对除了术士以外的职业虽然了解,但操作起来还是有问题的,如果是对待一般玩家是绰绰有余,但是对手可是叶修啊!


他开着”索克萨尔“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不要说现在没有合适的账号卡,这种事情不能将就,不然游戏体验极差。


喻文州很遗憾。


“下次吧。”叶修说,“下次我肯定和你打。”


如果黄少天在这一定会大叫不公平,他缠着叶修pk很久了,但从来没有这人主动送上门来的时候,真真说明了一个区别对待。


“好。”喻文州应了下来。


时间过了近半个小时,雪也没有停止的趋势,喻文州打了个哈气,他正值当打,平时作息规律,不像叶修这种人熬夜成瘾,凌晨的一两点正是人最困顿的时刻,自然有了睡意,眼皮还在强撑。


叶修注意到这点,想了想说,“你去睡吧,今天先睡在这里,和你们队里说一下,明天几点的飞机?”


喻文州似乎是困得有些迷迷糊糊,下意识地回答了,“下午两点的。”


“那不急。”叶修安心了,“居住条件有点差,你别介意。”


所以第二天喻文州从一张小破床上醒来的时候是蒙的。


就是睡得再晚,但平时6点起床的生物钟还是让他一大早睁开了眼睛,思索很久才想到这应该就是叶修现在的住处了。


叶修还坐在前台,夜班几个小时,也没那么精神了,看到喻文州走下来,很不走心地打了个招呼,“文州你醒了啊。”


喻文州现在心情有点复杂。


昨天的某些细节和叶修的态度经过冷水洗脸后冷静下来,仔细回想后他感到了一点荒谬。


虽然打招呼的语气也还是原来那样,可语言这种东西在不同的心境下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嗯。”他说,“感谢昨天的收留,叶修。”


“没事没事,”他挥挥手,“我差不多也要交班了,困死了,就不送你了。”


“嗯,你好好休息。”喻文州带上帽子,回头和叶修摆摆手,“我走了。”


他径直出了网吧的大门,大步往前走。


他不知道他理解的有没有问题,可他知道,他们都知道,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就算是他自作多情,可未来还有那么长,一句话说不完的事情,用一辈子来说。


Fin.


各位,给复建老人一点爱心评论,比心


写完后发现,通篇性冷淡,原因看文前预警

但是,我完成的昨天的誓言!完成时间是23:48分,卡住了ddl!

评论(10)
热度(98)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