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累,不想和ky说话
7月很忙...别催

【叶周】他听见下雨的声音(1)

一个有点ABO,有点养成,有点破镜重圆,有点娱乐圈,有点狗血的现代AU

迷之大佬叶x小透明idol周


***

门口训练有序的迎宾小姐对于客人黑着脸离开的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但这次有些不同,实在是这位客人长得太好看了,让她都愣了一下。


用好看来形容男人绝对不是一个恰当的修饰,放在这个人身上却是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


人类最简单的描述词反而更能体现出那个人的优势。


“是明星吗?”迎宾小姐在心里想,但还是很有眼色地推开大门,让客人离开。


一个出道2年的艺人,明明有这么一副好皮囊,却没有人眼熟,这代表什么,周泽楷心里很明白。


一想到刚刚那人走到他身边时,手状似无意地触碰他的背时的感觉,周泽楷条件反射地站起,甩开那人若有若无的禁锢。


他不是一个善于交流的人,行动表示了他的态度,冷着脸从包厢走出后他知道,最后一个机会被他扔掉了,不,应该说,这本身就是周家给他的陷阱,如果选择了低头,那么终究会粉身碎骨。


他明白的。


周家想要为难一个娱乐圈的新人只需要动动手指,而他却没有还手的资本。


他只剩下一身在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价值的底线。


喧闹的酒吧,舞池里投射着对于周泽楷来说太过刺眼的光,他坐在阴影处一杯一杯地喝着烈酒,酒保见多了这样的人,扔下几瓶酒就转身招呼着其他客人。


周围有不少蠢蠢欲动的女人盯着这边,以她们的眼光怎么会看不出这是一个极品,甚至还有大胆的Omega释放出信息素,试图从生理方面勾引,结果被他的眼神逼退,男人眼底的厌恶和冷意,让女人有点发虚。


混迹于此的都是有眼色的人,确定周泽楷无意,扭着腰走开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其他人见状也自觉不再凑过去。


他不是不想回家,可是异乡异地,在帝都打拼几年都没有做成任何成绩,而回家面对母亲的关心是更加让他惧怕的事情,每次的通话也显得小心翼翼。


结果最后的机会泡汤,和签约的经济公司的合同也要到期了,公司大概也不会再管他,而周家就是在等这个时刻,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


他无意再回酒店,最后就坐在了这里喝闷酒。


酒吧的一处卡槽间,方锐气喘吁吁地在叶修旁边坐在,抱怨道,“累死我了。老叶啊,来了这里不去玩玩?”


话刚出口就被坐在另一边的陈果狠狠地瞪了一眼,方锐连忙举手投降,“姑奶奶我错了!”


方锐为人怎么样熟悉的人都知道,叶修也不说话看着他在那里耍宝。


等到陈果走开,这人似乎还不死心,贼兮兮地凑到他耳边说,“听说那边有个极品,应该是新人,去看看?”


“啧。”叶修挑眉,然后毫不犹豫地推开他,“不去,滚。”


继续看手上的文件,除了叶修这样的怪胎,大概也没人会在酒吧里处理公务了吧。


“没劲。”


方锐早料到会这样,也不和他废话,凑着酒杯的倒影理了理造型,欣欣然朝“极品”方向走去。


没想到方锐回来得比陈果还快,表情还带着一丝兴奋,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叶修左眼皮一跳,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


方锐也不做多余的事,甚至是很期待接下来他的反应,手机的照片被打开,放在吧桌上。


叶修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速度太快,就是方锐也没捕捉到。


方锐只看到叶修的目光虽然顿了顿,却没了下文,“切,”他兴致乏乏想地收回手机,“老叶你这样看哪个瞎子看得上你。”


叶修没让方锐拿回手机,点了点上面的人,说,“他啊。”然后点下了删除键。


“呕。”


“人怎么会在这?”叶修不和他废话。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


“那就去查。”


“你说得倒是容易,合着反正不是你动手吧。”方锐翻了个白眼。


“让你体现一下你价值的机会到了。”叶修起身,“我去看看。”


“知道了!快走!”


叶修点了点头,动作自然地把手机收入自己的裤袋。


“这是我的手机……”


“你就在这等老板娘吧。”叶修一点也不客气地表示,“省的给我添乱。”


周泽楷的酒量还是不错,但是他更出色的是酒品,就是喝多了也不会大吵大闹,反而是面色如常,完全看不出到底有没有醉。


这里的气氛实在让他不喜,等赶走几个贴上来的人后,他再也呆不住了,尤其是感觉到刚刚似乎有人在拍照,做演员的对镜头向来敏感,尤其是周泽楷这种。


从酒吧走出,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刚想离开,“嘀嘀”的汽车喇叭就响起了,这才注意到停在阴影里的一辆车,等车缓缓开出时,他脸色一变,没来得及离开,那车就拦着了他,再往前一步就是车门了。


从车里走出一个女人,她像是刚从宴会上归来的女人,一身黑色小礼服显出她的年轻资本,妆容精致,白皙的肤色衬得唇色愈发鲜红。


周泽楷看到她的瞬间皱了皱眉头,眉间的厌恶简直可以成为实质,转身就准备从另一边离开。


“周泽楷。”


女人似乎笃定他会妥协,结果周泽楷连停都没停下。


女人脸色一变,然后上前直接抓住他的手,然后被周泽楷猛得甩开,如果不是顾及风度,怕是会没有控制好力度一个不小心就会跌倒。


但就是这样也让女人感到难堪了,她向来高高在上,除了在周泽楷这件事情上吃过亏,谁还敢让她不满了。


“滚。”周泽楷只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个字。


“哼,”她完全没有把这话放在心里,“你想清楚,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以为还有谁会为了你去和周家做对?”


“跟我走。”


周泽楷简直要气消了,这个女人自说自话的能力向来那么强,强的让他发笑。


“我说,这位小姐——”


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插入对峙的两人间,还是在半夜,就是周泽楷也咯噔一下,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是一个男人,从嘴里吐出的白烟影影绰绰遮住了男人的样貌,只看得到烟头处一闪一闪的红色。


陈果回到位置之后,环顾一周结果没有看到某个人的身影,“叶修呢?”


方锐说,“他去玩了。”


“怎么可能。”陈果一脸质疑,“他那种人要是会玩,就是被你带坏的!”


“老板娘冤枉啊!”方锐惨叫。


永远打不碎的是一个叫粉丝滤镜的东西。


“他到底去哪了?”


方锐见陈果是真的着急,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我没说错啊,他去找他家的一个小朋友了。”


“我说,这位小姐——”


“你想对我包养的小朋友做什么?”


男人说,从烟雾里走出,几步就走到周泽楷身边,搂住他的肩膀,将他往怀里靠。


周泽楷看到他的瞬间,什么理智都飞走了,完全没有刚刚的强势,脑袋里霹雳啪吧一堆乱码,他脱口而出一个几乎只会出现在午夜梦回的名字——


“叶修!”


TBC.

没有控制住住自己摸鱼的双手,忏悔,不要打我

目标是把狗血套路都轮一遍(bushi

补充一下私设,ABO不明显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世界性别平等,对性别像是对身份证一样保密,完全是为了以后的肉和生子服务

以上雷点不喜勿入

评论(12)
热度(174)
©碱性五号
Powered by LOFTER